›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6月25日

泛民碎片化 激進派抬頭
李卓人:港人對民主進程失耐性

【香港20年】
【本報訊】回歸20年,立法會泛民和建制派二分天下,最大政黨由民主黨變成民建聯,民主派由大黨、政治明星主導,碎片化至湧現多個一人黨,激進議員數目一度由0變8。夾在主流泛民與激進中間的李卓人認為,激進勢力抬頭反映港人對民主進程失去耐性。在不再倚靠民主領袖的年代,李卓人認為任何一場運動也要內外夾擊,由議會動員公民社會,才可成功。
記者:姚國雄

相關新聞:回歸後 選舉變遷

兩個10年,6場立會選舉,在建制派強大的選舉機器開動下,泛民在直選的得票已由64%減至55%,昔日的黃金比例瓦解,建制派越見壯大。李卓人認為,即使泛民如何佔優,最糟是立法會一半地區直選、一半功能組別議員組成制度完全無變。一到點票,建制派歸隊,無論是分組點票或者簡單多數,建制派也篤定贏出,泛民唯一可守着的,只有政改方案通過需要三分之二支持這一關。

稱衝擊議會難突破困局

1998年的首屆立法會,民主派政團只有4、5個,今日數目多逾一倍。1995年起已在議會坐鎮,直至去年選舉落敗的李卓人認為民主派碎片化,是因為市民對民主進程、對議會失去耐性,不再臣服於大黨、民主領袖,寧尋求更新更激出路,主流泛民包括他自己漸失年輕人支持。
20年前立法會選舉票王是民主黨李永達,20年後票王叫做朱凱廸:「市民想試吓新啲嘅做法,或者團體去衝擊政府,所以會有青政(當選),睇吓佢哋會有啲乜嘢搞。」
但李卓人認為,即使讓自決派入局,其代議士衝擊議會、制度的能力,着實與以往沒多分別,即使衝擊場面如何空前絕後,投票時一樣要輸:「我哋(主流泛民)衝擊議會,唔少於自決派,可能仲勁啲。」議會的困局,不時停留在建制否決泛民,泛民否決建制。
李卓人認為要突破困局,癥結不在議會抗爭的策略,而是民主派要團結,再結合議會外的公民社會力量,用實力迫令政府與泛民談判、甚至跪低:「最重要係(議會)出面,大家守住議會係OK,但係唔夠,要改變,民意聲音要好強,公民社會要有好大嘅衝擊,大家發聲先可以頂住……(銅鑼灣書店)林榮基點解佢會出聲,佢話係因為6,000人出嚟遊行。有議會三分一力量推波助瀾,再令外面波瀾壯闊,去撼動呢個制度,所以出路唔喺議會。」

相關新聞:梁國雄:自決派談2047前途搵笨

回歸前「俱樂部式議政」

1995年當選立法局議員,李卓人形容那時候是「俱樂部式議政」,議員像義工、發言時讀稿,發言時舉牌惹人側目,主席不批准:「嗰時冇人幫我,因為嗰時冇人舉牌,嗰時係俱樂部式嘅議政,20年後,舉牌已經唔係新嘢。」
20年了,小市民獨沽一味批評立法會終日吵吵鬧鬧,但李認為只要市民有議題殺到埋身,便會明白官僚的強橫、保皇黨的盲從,唯一曙光或是議會那些吵鬧:「你隔岸觀火,梗係希望平靜,覺得衝突唔好睇,但如果你係橫洲居民、菜園村居民,或者你啱啱俾人炒,強積金俾人對沖咗,你係咪仲會覺得,議員表達咗就算,唔好咁大衝突呢?」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 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