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5月23日

蘋論:且看梁振英如何DQ周梁淑怡 - 李平

梁振英接連在特首網誌發文質問梁繼昌,極盡恐嚇之能事,說甚麼「這些利用執法機關作為打擊政府官員的手段必須用民事及刑事手段遏止」,又說甚麼「如果20位建制派議員發起成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梁繼昌,又或者利用向稅務局舉報以打擊梁繼昌的聲譽,梁繼昌會接受嗎」。但公道自在人心,連前立法會議員周梁淑怡也在facebook質問梁振英:「以強權抹殺真理?是可忍孰不可忍!」

越是避答懷疑越深 周太問得好

立法會調查UGL問題專責委員會,迄今未有人指控梁振英受賄,但他在特首網誌盡展語言偽術大師之長,竟然質問「說我涉貪的人是不是說UGL涉嫌行賄」?似乎UGL事件如果不涉及行賄、受賄,就沒有問題,似乎UGL如果未獲得港府批給的合同、專營權或土地,就沒有問題。如此轉移話題,或許能誤導公眾一時,但豈能長久蒙蔽輿論?
其實,UGL問題說複雜並不複雜,一如周梁淑怡所問:「1、梁振英上任後是否收了UGL四百萬英鎊而沒有申報?2、作為特首他是否應該依規矩申報而沒有申報?3、若他沒有申報是否有合理辯解?」梁振英始終不回應這三個問題,而是推出諸多擋箭牌,一邊以澳洲、英國沒有執法機關跟進作為收受巨款合理的解釋,另一邊則利用香港稅務局、廉政公署調查的保密制度,掩飾收受巨款在香港是否需要申報、是否需要接受調查的問題。
周梁淑怡是香港最資深的議員之一。從1981年出任港英立法局議員,到2008年卸任立法會議員,她28年的問政風格從不以尖銳見稱,反而自稱「應該支持政府,盡量為民服務」的信念一直未動搖。她這次發聲質問梁振英,顯然是真的忍無可忍,也道出了公眾心聲:「他不斷避答以上問題,又把矛頭倒轉向着那些為公眾『追問』的人,只會令人越來越反感,對他的懷疑越來越深。」
梁振英雖然未曾回應周梁淑怡的質問,但以其DQ周梁淑怡黨友田北俊全國政協委員的劣迹,如今貴為全國政協副主席,豈能容忍政協委員周梁淑怡「犯上作亂」? 如果說,梁振英藉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DQ香港民選議員,可以為他增添反港獨政績、令他躋身全國政協副主席,那麼,如果不能DQ周梁淑怡,豈不是太失威、難以面對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

最醜陋黨國領導人 狼英耍威風

2014年10月,自由黨主席田北俊公開表示,梁振英對香港社會問題責無旁貸,而且未來兩三年面對內憂外患,只會繼續令社會分化和影響國際形象,梁振英應該考慮向中央請辭。結果,田北俊一星期後就被極速DQ,因「公開發表不利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言論」,被撤銷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資格,大有反梁即反黨之勢,狼英耍盡威風。
作為新紮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在UGL問題上越描越黑,成了最醜陋的現職黨和國家領導人。作為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周梁淑怡此時在UGL問題上向幾近瘋狂的梁振英提出質疑,無異於火上加油。梁振英恐怕心裏又是千萬句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是,他可以藉反佔中的「大義」DQ田北俊,又可以憑甚麼DQ周梁淑怡,難道再扮一次受害者,讓中共把惡毒攻擊領導人的罪名加諸周太身上?
梁振英未回應周梁淑怡的質問,恐怕是不敢幻想全國政協再來一次極速「搣柴」行動。反而,在中共權鬥漩渦中越捲越深的梁振英,真的不能不回答周梁淑怡的三個質問,這是中共最高層、不同權貴集團都可能要他回答的問題。他臨卸任特首時表現越瘋狂、越心虛,越顯示他對專任領導人的焦慮、對葬身權鬥漩渦的恐懼。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平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