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5月23日

梁振英越來越心虛
(時事評論員 黃世澤) - 黃世澤

梁振英接連狙擊梁繼昌,令人懷疑梁在DTZ售予UGL的交易中是否有不可告人內容。資料圖片

本來隨梁振英即將離任,香港人未必十分有興趣再追究他的UGL案責任。只不過,梁振英竟然用特首辦的電腦修改立法會UGL案專責委員會前副主席周浩鼎的文件,被立法會秘書處的官員揭發。再加上梁振英,不斷想施加壓力,逼立法會會計界功能組別議員梁繼昌離開委員會,令人懷疑梁振英在DTZ售予UGL的交易中,是否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內容。
首先,立法會UGL專責委員會,本身是沒有《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案》下賦予特權的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既然沒有尚方寶劍,梁振英或UGL案相關各方不予合作的話,根本很難查出甚麼有意義的東西。梁振英面對這樣的委員會,也要透過周浩鼎這個本來不應扮演任何梁振英代理人角色的傢伙,意圖改變委員會的調查範圍,可以由此推測到,梁振英並不想UGL案當中有任何案情可能透過委員會調查浮上水面,最終可能引起英國、澳洲、香港,甚至其他國家執法當局注意。
梁振英或許可以逼香港的行政部門或執法機構不對他採取行動,但他不能夠影響英國和澳洲的政府部門或執法機構,不根據立法會調查委員會所得的資料,進行任何刑事調查,這也是梁振英,為何要深宵時間去修改周浩鼎的文件。如果梁振英不是急成這個樣子,梁振英用他私人電腦批改文件,或許公眾都未必能發現他與周浩鼎在UGL案上,關係居然密切到這個程度。

憂被梁繼昌發現端倪

而梁振英為何一直針對梁繼昌,而不是其他泛民議員?因為梁繼昌本身不只是一般香港的執業會計師,他同時是香港的執業律師、英格蘭及威爾斯的執業律師,以及英國的執業會計師,他同時精通英國、香港的稅制和法律。而UGL案的核心,當時總部仍設於倫敦,仍於倫敦證券交易所的DTZ Holdings PLC是一間受英國法律管轄的公司,而梁振英與UGL的交易,本身是否符合英國的證券、稅務以及其他商業法律,這並非香港一般立法會議員可以清晰地看出,但梁繼昌就很可能由他手上的資料中看出整個交易的端倪。
再加上委員會中,還有曾經擔任廉署調查主任的林卓廷,這個組合會對梁振英構成極大壓力,因此,梁振英以及他的那些黨羽,包括梁美芬以及容海恩,完全不顧他們自己法律界的身份,千方百計要逼梁繼昌離開委員會,因為這些議員與周浩鼎一樣,並非為香港市民服務,亦非向香港市民負責,而是為梁振英一個人負責。
由李寶蘭被迫離開廉署,到周浩鼎事件,到梁繼昌一直受壓,梁振英耗費巨額金錢打誹謗官司等都可以看到,UGL案是梁振英的一個十分重要的死穴,而梁振英在UGL案的作為,很可能有不少事情是有違公眾,以至DTZ原有小股東的期望,梁振英固然不會因自己的離職,放過任何令他們自己不會受UGL案影響的機會。既然梁振英不想公眾淡忘UGL案,公眾亦不要對梁振英客氣,除了要支持梁繼昌留任調查委員會,甚至接下由周浩鼎留下來的副主席空缺外,公眾以至傳媒亦必須對梁振英在UGL案中的作為窮追猛打,一如有部份公眾仍對曾蔭權過往的作為窮追猛打一樣。梁振英與他的朋友沒有放過曾蔭權,公眾亦沒有必要放過梁振英與他的盟友。

黃世澤
時事評論員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
【回歸二十年】專頁: 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