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5月11日

世道人生:香港不同澳門 - 李怡

張德江(中)早前到訪澳門,讚澳門成功實踐一國兩制。澳門新聞局網站圖片

1966年12月3日,澳門左派在中共文革思潮的挑動下,發起對澳葡的鬥爭,澳葡屈服,澳門隨之成了「半個解放區」。自此之後,中共和左派已實際控制了澳門的一切,包括清一色的媒體。葡萄牙名義上統治澳門,真正的老闆是中國。1975年7月12日美聯社報道:「中國人說:『北京打個噴嚏,澳門就發抖;但是如果里斯本咆哮吼叫,澳門甚麼事也沒有』」。在這種情況下,葡萄牙完全失去了繼續管治的意志。1974年葡萄牙爆發民主革命,新政府於1975年從澳門撤走駐軍,並向中國提出歸還澳門的提議。但北京表示不想改變澳門地位。國際輿論認為,中國那時候不願收回澳門,根本原因可能不想對香港產生影響,因為香港當時是中國相當大部份外匯的來源。
澳門在葡萄牙放軟手腳之下毫無作為,市政經濟文明停滯甚至倒退。
香港在六七暴動後就完全是另一局面。前年為國務院撰寫《一國兩制白皮書》的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強世功,在他寫的《中國香港:政治與文化的視野》一書中講到六七事件說:「當左派抗議運動極端化,……影響到了香港人的日常生活,自然引發了市民對左派的不滿,甚至恐懼。香港的上層精英和普通市民反而投靠港英政府,以尋求庇護。港英政府意外地獲得了香港市民的認同和支持。……『恐共』、『仇共』成為香港市民的基本民情,這無疑增加了香港市民對香港回歸的排斥心理,也增加了香港回歸中國的難度。」
港英當局在市民的認同和支持下,市政、反貪、建設、教育、工人權益,全面投入,開創了香港七八十年代文明起飛的輝煌時期。
中共收回香港和澳門主權,面對的根本是兩個相反的局面。中英關於香港的前途談判非常艱難,澳門就輕而易舉。香港的《基本法》起草多番爭持、擾攘不止;澳門就毫無爭議、一切聽北京意思。
澳門《基本法》儘管大致照搬香港,但一些關鍵地方,卻看到中共的真正意念。比如,在特首的產生方面,澳門《基本法》沒有定出最終實現普選的目標。在立法會的產生方面,也只定出「多數」由選舉產生,而沒有定明全部「由選舉產生」。而香港《基本法》不得不照《中英聯合聲明》的「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儘管搞了扭曲的功能組別選舉,但也定明最終要實現全部議席普選。
澳門在回歸前,實際上已被中共掌控一切,一國兩制要怎麼玩,都是中共說了算。但香港回歸後實行的是依《聯合聲明》和《基本法》所規定的一切不變的制度,也就是港英時代留下的法治、人權和價值觀。張德江講的澳門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相互配合、相互制約、並重在配合」,這些所謂一國兩制的「榜樣」,偏偏是《基本法》裏不存在的東西。人治掛帥的中共,把早已不知良好管治為何物的澳門搓圓壓扁都可以,但以扭曲的一國兩制作香港的榜樣,也要看看《基本法》有沒有這樣的規定呀!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