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3月29日

世道人生:達明與大陸歌迷 - 李怡

達明一派

看了達明一派。我極少看演唱會,對流行音樂也生疏。然而,這一晚的演出卻使我心緒無法平靜,這幾天,腦際日夜縈繞着達明。歌聲、歌詞、大屏幕上鋪排的文字,都呼應着這城市,這時代,這歷史,這裏人們的呼吸與運命。反諷,警醒,呼喚,嘆息,灌注其中的都是「愛」,是的,充滿了對香港和香港人的愛;串連起來的都是美:聲音,形象。
這是30多年來不離不棄地關注香港命運的唯一的歌手組合,也許在亞洲這樣持續關注自己城市命運的歌手也是唯一的吧。
《石頭記》淒美,《天問》沉鬱,《禁色》纏綿傷感,聽到歌手唱出:「若這地方/必須將愛傷害/抹殺內心的色彩/讓我就此消失這晚風雨內/可再生在某夢幻年代」,我不禁鼻酸。
寫於20多年前的《十個救火的少年》,今天再唱,講的不就是這些年的現實嗎?10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3個以個人的理由轉身離開;3個由於對救火的主見不同,反了臉,謾罵着離開;尚有4個穩健成員,一個說理論上沒法滅火與煙,不肯向前;剩下3個,撲向火海,瞬息葬身,卻受到大眾議論和埋怨,說一點用處也沒有,亂說亂說,越說越遠……。
這10多年來,多少團體想要為這城市滅火,而經歷的就是這樣的故事,葬身火海的少年,大眾不就是這樣議論紛紛?
去年4月演唱會上,黃耀明曾向觀眾介紹一位杭州女生:「我的每一場演出她都會來,每一次她都給我送花。」《立場新聞》訪問了這位網名「大藍」的歌迷,記下她普通話、廣東話夾雜的談話,很長,非常有意思。
大藍說她喜歡香港。香港流行文化給她機會去認識美。跟她以往接觸的不同,香港文化豐富、多彩,包含世間百態與情緒,而不是只會歌頌祖國歌頌黨,只會喊口號的文化。從2006年起,她就跟着明哥到處跑,明哥所有演唱,她一場都沒有缺席。近年明哥被中共封殺,大陸一些粉絲也罵他港獨,許多話說得超難聽。「但明哥從來一點點在意都沒有。明哥教會我,一個真正成熟的人,如果內心有自己的堅持、有自己完好的世界,根本不需要在意那些指摘。」
大藍說,「我願意支持香港現在的立場,但也不僅僅因為感情。我也想要自由、公平,完全不能接受反普世價值的講法,我想生活在一個太陽照到的地方。我並不覺得香港的要求過份,香港只不過是要求兌現承諾,把承諾落到實處,不要玩手段操控。」「我在大陸,很具體的感受到,官方輿論是怎樣激化矛盾,將整件事推向黑暗。他們簡直變了態一樣在黑香港。」
她說,儘管香港已經變了很多,但她「每次到香港,都有放鬆、可以呼吸的感覺,在大陸感覺很壓抑。太悲哀了。這幾年來,非常黑暗,輿論、言論、各方面的打壓、閹割和壓制都是前所未有,將整個社會往六、七十年代帶。」
儘管有反江擁習的所謂四人幫言論,但根據這位歌迷的體驗,江湖時代還是比現在寬鬆,對香港政策也是如此吧。

李怡
周一至周五刊出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