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3月29日

核武後果始料不及
(壹傳媒創辦人 黎智英) - 黎智英

二戰時美國於日本廣島及長崎投下原子彈,造成嚴重破壞。互聯網

第二次世界大戰丹麥被德國納粹佔領,丹麥諾貝爾獎得主、物理學家、量子力學始創者之一Neil Bohr為了掙脫希特拉的魔爪,1943年11月在英國空軍協助下,經過瑞典斯德哥爾摩逃往倫敦,幾天後失蹤了。原來他偷偷被送往美國Los Alamos正在研發原子彈的Manhattan Project營地。他是猶太人,經歷了希特拉納粹黨戰爭的恐怖,當然鼎力協助核武研發,希望盡快制止希特拉的恐怖。但成功在望的原子彈超強的摧毀力令他非常震驚。他說,這可能是人類史無前例最大的災難,尤其是將來這研發方程式不再是個秘密,流氓國家都可以研製原子彈的話(連爛仔都可以製造原子彈,這世界真大鑊!),原子彈不再是屠殺的機器,而是殲滅生靈的詛咒!太可怕了!他想大型戰爭太不可思議,以後不可能再爆發了。但這念頭一閃即逝,到底身陷世界大戰恐怖的縈繞,雖說禍兮福所倚,核武極端的邪惡蟄伏和平救星的想法實在太匪夷所思。正如愛因斯坦說,認為核武的極端摧毀性可抑制大戰爆發只是懶散的遐想。讓Neil Bohr寢食不安的是核武帶來的災難。
那時候的高級知識分子對共產主義理想都有浪漫天真的仰慕,Neil Bohr認為美國應該把核武研發的成果與當時是大戰盟友之一的蘇聯分享,否則摧毀了盟友互信對戰爭太危險了,以及會導致戰後蘇聯續研發核武,造成核武競賽後果更是災難無窮。他把這想法建議予美國總統羅斯福,羅斯福這老狐狸聽了說,礙於與英國的《魁北克協議》他不能單方面決定這事,打發他去倫敦見邱吉爾。見完邱吉爾,給他安排會面的R. V. Jones問他談成怎樣?他說太可怕了,邱吉爾簡直把他當成是小學雞般罵!邱吉爾正擔心戰後蘇聯會是文明世界最大的敵人,比希特拉還恐怖, 認為Neil Bohr的建議太糊塗了,要我們把核武的研發成果與蘇聯分享?!他告訴R. V. Jones,他懷疑Neil Bohr是蘇聯特務。
早在1939年的夏天在大西洋另一邊的美國,物理學家Leo Szilard帶了另一物理學家Eugene Wigner一同找正在長島度假的愛因斯坦,把他剛發現核子連鎖性分裂爆炸可造成核武的概念告訴他。愛因斯坦馬上明白,因為核武基本理論方程式 (E = mc2)是他發明的。但他震驚,驚這概念要是落到希特拉手上造成了核武,文明世界就完蛋了!
他們三位都是猶太人,對希特拉的恐怖有切膚之痛,急於要找羅斯福總統談研發核武的事。愛因斯坦雖然名氣大卻不認識羅斯福總統,怕寫信給他不認真看,丟到別人手上外洩了就糟糕,必須找接觸到羅斯福總統的人親手傳遞信件。他們找了十二年前獨自駕駛小飛機橫渡大西洋名重一時的Charles Lindbergh。但患了名氣大頭症的他連愛因斯坦都不屑一顧。幸好,否則壞事了,因為幾天後Lindbergh在電台向全國致辭,出賣了他是反對美國加盟參戰的孤立主義者和納粹同情者的真面目。後來他們找了羅斯福總統的朋友, 一位在Lehman Brother工作的經濟學家Alexander Sachs幫忙傳遞信件。
Alexander Sachs進白宮見羅斯福總統那天,剛好羅斯福的心情特別好,叫侍從拿一瓶罕有的拿破崙拔蘭地來兩人喝個不亦樂乎。Sachs怕他喝多了high high的瞄一下信件放到一旁算數,於是站起來,大聲向羅斯福讀出愛因斯坦的信。羅斯福聽了說,嘩,希特拉想把我們爆個爛稀巴呢!他馬上找有關官員來討論這事,之後官員卻只批出六千美元作實驗。愛因斯坦他們聽到急壞了,於是再寫一封信請Sachs傳遞到羅斯福手上說,他們聽到柏林正在研發這核武,美國再不急起直追太遲就後悔莫及了!在羅斯福催促下Manhattan Project凜然誕生。
五年後的12月,秘密在Manhattan Project工作的物理學家Otto Stern來找愛因斯坦,告訴他原子彈快製造成功了。他聽了非常困擾,覺得人類的命運從此蒙上悲劇的陰霾。八個月後他在Saranac Lake度假,午睡醒來聽到美國在日本的廣島投下了一枚核彈,「Oh, My God!」他說,然後兩眼放空呆坐無言。三天後美國再在日本長崎海港投下另一枚核彈,翌日華盛頓發表交代核武研發的報告,特別提到愛因斯坦給羅斯福總統的信觸發Manhattan Project的重要性,愛因斯坦更忐忑不安。他說:「早知德國研製不出核武,我絕不會為這事伸出指頭。」世上那有早知?但如果德國研製出核武怎麼辦?他出手推動美國研製出核武令日本投降,加快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無數生靈免於塗滅,怎麼會是錯的?他錯在只想到核武的毀滅性,而不相信其積極性。他說:「有人便必然有戰爭,核武必將大規模地毀滅了人類。」邱吉爾卻相反認為:「毀滅性武器進步到了可以摧毀每一個人的時候,沒有人再會爆發大戰了。互相絕對毀滅的威脅將賦予我們前所未見的和平!」邱吉爾果然厲害,自從人類創造了核武,除了小型戰爭,我們足足享受了七十多年的世界和平。幾乎所有世上最聰明的科學家都相信核武的災難性,而無視其抑制大戰的積極性,這是聰明人理性邏輯投射使然,但世上是有始料不及反效果的,核武和平救星的角色正是個好例子。
Neil Bohr也厲害,他說當研發核武方程式不再是個秘密,連流氓國家都可研製核武,這世界會多災多難。我們正面臨這困擾。北韓這流氓國家擁有核武對亞洲鄰國甚至美國的威脅,令人有危在旦夕的恐慌。經過二十年制裁和談判的威逼利誘試圖令北韓放棄核武都失敗,只有不負責任和神經失常的人仍相信非軍事措施可使北韓去核武,因此特朗普上台後,馬上在南韓及遲些在日本安裝薩德(THAAD)反導彈防禦系統,以後可以偵測到北韓導彈的動靜,要是它發射導彈攻擊,可以在幾分鐘內發射反導彈在空中截擊引爆,消除其禍害。北韓這怪獸的魔爪從此被廢武功,但薩德反導彈防禦系統看似萬無一失,是否會有始料不及的反效果?就是靠估,想下都有趣,我下期會嘗試探討這問題。(二之一)

黎智英
壹傳媒創辦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