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1月20日

英國硬脫歐英鎊有排跌
(資深傳媒人 盧峯) - 盧峯

文翠珊指英國會完全脫離歐盟。資料圖片

經過半年的摸底、觀察及黨內角力後,英國首相文翠珊終於就英國脫歐抖出比較具體的計劃,表明英國情願放棄歐洲共同市場及關稅聯盟也要保持移民及出入境審批的權力。英國重新建立border control,不會讓歐盟公民自由進出、工作及學習;而歐盟則只能無選擇的把英國當成一般貿易夥伴,不會有任何優惠或特殊對待,甚麼挪威模式(讓歐盟公民自由進出以加入共同市場)或瑞士模式都不合用。文翠珊提的是乾乾脆脆脫歐,一切經貿關係得重新談判再作決定。正因為文翠珊擺出如斯強硬的態度,英國及歐洲傳媒才眾口一聲的說今次Brexit是hard Brexit,過程艱巨,代價不菲。
從談判的角度看,開天索價落地還錢是正常的做法。但文翠珊擺出不惜hard Brexit的態度卻不完全是談判策略,更重要是頂住黨內疑歐派的壓力。

不希望成為馬卓安第二

英國脫歐從偏激的idea變成campaign再變成公投及事實都是保守黨內的疑歐派在背後推動。他們自戴卓爾夫人被迫下台後就積極行動,到92年黑色星期三(Black Wednesday),英國在索羅斯等大鱷狙擊下被迫讓英鎊退出歐洲匯率機制及大幅貶值,令疑歐派相信歐盟特別是德國「欺侮」英國,並把矛頭指向當年鼓吹英國簽署《馬城條約》投身一體化進程的馬卓安,令他任首相的五年不斷受黨內鬥爭所困,一事無成,還經常處於危機狀態。97年大選馬卓安及保守黨遇上幾十年未見過的大敗,議席減至不足200個,歸根究柢就因為黨內分裂及疑歐派不斷攪局。
其後在野13年的保守黨當然不想重蹈覆轍,借卡梅倫的失誤及疑歐派大將Michael Gove、約翰遜內鬥而冷手執個熱煎堆的文翠珊絕不希望成為馬卓安第二,終日提防疑歐派在背後偷襲,更不希望因此而令保守黨失掉政權。在這樣的考慮下,文翠珊自然以保持相位及政權為首要考慮,提出連脫歐派疑歐派都不能挑剔的強硬談判立場,以免腹背受敵。
不過,文翠珊打這張硬脫歐牌也有討好美國新總統特朗普的味道。從英國公投脫歐開始,特朗普一直大力支持有關決定,他當選後第一個會見的外國政客正是主催英國脫歐的獨立黨(UKIP)前黨魁Nigel Farage。前幾天他再次就歐洲事務發言,一方面盛讚英國脫歐聰明,另一方面狠批歐洲盟國不負責任,還質疑北約等歐美同盟有何價值。自二次大戰以來,英美同盟是英國外交政策的基石,戰後歷代首相都盡力結好美國總統,借她的霸主地位保持英國的國際影響力,邱吉爾與羅斯福,戴卓爾夫人與列根,貝理雅與小布殊就是典型例子。文翠珊是弱勢首相,內外聲望都不高,更需要借助美國的影響力在國際社會走出一條路。既然特朗普對英國脫歐鼓掌大讚,文翠珊來個投其所好再乘機重建英美特殊關係(奧巴馬年代英美疏退不少)可能是更好的出路。
在硬脫歐下,英國中長期經濟增長率難免下跌,倫敦金融城受衝擊更大,不少涉及歐洲的投資、銀行業務肯定遷離,令外來投資及高薪職位大幅減少。要紓緩走資及經濟收縮壓力,讓英鎊貶值是短期獨步單方。未來一段時間英鎊弱勢難以扭轉,鎊匯低處未算低。

盧峯
資深傳媒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