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1月20日

東西南北:「老朋友」與「一中一台」
(安裕) - 安裕

喬冠華與老布殊在聯合國總部握手。互聯網

第一個公開在國際舞台推動「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的大國是美國,是北京所稱兩個「中國人民老朋友」當權年代。兩人一是總統尼克遜,一是駐聯合國大使老布殊;「一中一台」登場是在紐約聯合國總部,1971年10月25日。此前三個半月前的7月9日,基辛格密訪北京為尼克遜探路,會見周恩來時表達美國不支持「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態度。
1971年秋,聯合國大會,中華民國會籍危如累卵。阿爾巴尼亞等國提出的2758號決議,除了「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代表是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且「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老布殊與日本等十幾個國家提出臨時動議,把這兩項內容分成兩個動議表決;若兩個議案都通過,聯合國就可能出現「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最終是保留中華民國會籍議案遭否決,國際形勢自此丕變,大批國家離棄台灣轉向北京,包括美國和日本。
這是記錄在案的歷史,但歷史沒有在這裏結束。1972年9月中日建交,同年12月,日本政府以民間組織名義成立日本台灣交流協會,辦理對台灣領事事務,惟工作人員須先辭去外務省職任,始可以「民間」身份工作。此一模式既開,七年後中美建交,美台亦以類似的「民間組織」處理兩地事務。如今打開台灣外交部網頁,與台灣沒有邦交的主要國家,幾乎都與台灣有類似的地下使館。美日英法不在話下,近年與北京越趨密切的俄羅斯,也在台灣有莫斯科台北經濟文化協調委員會代表處。類似模式全球落地開花,台灣不致完全失去國際人格,要感謝也是北京「老朋友」的七十年代日揆田中角榮。
美國是「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推手,儘管與蔡英文通話事件餘震仍在,然而特朗普不過是美國近六十年民主共和兩黨兩岸政策共識的執行者。台灣年前的解密檔案顯示,早於1961年,駐美大使葉公超回台見蔣介石,葉從美國新任總統民主黨人甘迺迪捎回消息,說美國有意讓中共進入聯合國,但保留台灣的會籍,「美盼我鄭重考慮後盡速答覆」。蔣介石說,「兩個中國並存於聯合國,我無法接受」。兩年後,甘迺迪遇弒身亡,此事暫且放下;不旋踵越戰烽火大起,美國拉攏北京以遏北越南侵,中美華沙談判復啟,這時國際形勢漸對北京有利,時間已經不在蔣介石這一邊。
不過蔣介石強硬如故,1970年他說「我對漢賊不兩立政策,很難改變」。即使如此,面對現實的台灣逐漸調整身段,當時駐美大使館官員、其後擔任外交部長的錢復憶述,那時台灣對與中共一同存在聯合國的「雙重承認」模式,公開立場是we can not support it but we can live with it(我們不能支持它,但我們可以與它共存)。不過這已來得太遲,老布殊提出的分拆投票動議被否決,代表團團長周書楷黯然離場,退出聯合國。中共在外交戰大有進賬,喬冠華率團參加聯合國大會,老布殊在電梯旁「偶遇」,兩手一握,奠定中美俄大三角格局。台灣則在「處變不驚,莊敬自強」口號中度過風雨飄搖的無依暮色,蔣經國推薦美國小說《天地一沙鷗 / Jonathan Livingston Seagull》,意喻小海鷗特立獨行,立志飛往更遠他方。

政治現實比想像殘酷

與此同時,日本與台灣建立的非官方關係漸成模式,各國雖與北京論交,仍在視平線之下與台灣保持各種形式關係及民間往來。及至美國民主黨人卡特入主白宮與北京建交,並以國內法形式通過《台灣關係法》;台灣則趕及中美建交前以20美元象徵式代價把用了41年的大使館雙橡園售予美國親台組織,再轉為台灣駐美經濟文化代表處產業。各國群起效法,在本國首都同時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大使館及台灣代表處,中共無法阻止台灣與其他國家民間往來。兩岸政權在外交範疇處於相持狀態,各自存在,客觀成為另一種形態的「一中一台」。
美國把與台灣的非正式關係發展成對北京的制衡,借助台灣影響中共。台灣允許新加坡陸軍到來訓練,新加坡裝甲車扣在香港事件此刻仍未解決,北京一再督促新加坡恪守「一個中國」政策,顯見北京對新加坡的兩岸政策極為不滿。相對於此,美國長年接受台灣空軍到美國受訓,包括使用台軍未有的作戰設施,美軍則派出「民間人士」到台灣評估規模最大的年度漢光演習成果。類似的軍事同盟關係,經常在北京眼皮底下發生,其他大國如法國,亦曾訓練台灣空軍駕駛法製幻影2000戰機。
包括美日法俄各國,當會明瞭「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的政治風險,卻照行如儀,當中不單是經濟因素,更重要是國際政治力學的伸展。以今天如膠似漆的中俄為例,神州大地誰會憶起中蘇交惡的1968年,蘇聯記者路易斯主動結識台灣駐日本官員,表達訪台希望。最後蔣家父子拍板,路易斯獲准訪問蔣經國,建議台蘇互設新聞處,又說蘇聯在兩岸問題保持中立。揆諸歷史,蘇聯在翻臉後祭出的「一中一台」或「兩個中國」,其心狠其手辣,比美國更要一劍穿心。歷史上,中共與蘇俄及美國關係年代久遠並且極為重要,可是往往這些「老朋友」較諸「小朋友」更令中共頭痛,無以拆解。「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儘管是老生常談,畢竟政治現實比想像是殘酷得多。

安裕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