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01月17日

世道人生:奉上帝之命? - 李怡

希特勒設立集中營大舉屠殺猶太人,有指他牢記天主教的教導,即猶太人是殺害上帝的兇手。

史載梁武帝在冬夜四更便起床辦公,手腳都凍裂了仍然揮筆不停,為了省錢,他不吃魚肉,不飲酒,一天只吃一頓糙米飯,餸菜是少量青菜豆腐。古時皇帝多淫逸驕奢,像梁武帝這種苦行僧,真是翻遍二十四史都找不到另一個。
梁武帝雖然在自己生活中節儉得近乎自虐,但為了振興西來佛教,卻揮金如土。為了大興土木修建佛寺,他對百姓搜刮盤剝,無所不用其極。為了替同泰寺籌款,他以九五之尊先後三次到同泰寺「捨身」,好讓群臣籌款為他贖身,三次共為同泰寺勒索到四萬萬両。群臣的錢當然來自對百姓搜刮,經過中飽私囊,在百姓身上搜刮的應是數倍於四萬萬兩。
為何在生活上極節儉的皇帝,卻在事奉浮屠上如此揮霍無度?因為他一心相信他的禮佛是為百姓積福,不認為對百姓的搜刮無度是行惡,相反是奉神旨去行善。
希特勒大舉屠殺猶太人,學術界曾經爭論他是無神論者還是有神論者,美國著名歷史學家John Toland在所著的《Adolf Hitler》中認為,希特勒至少在表面上是個有神論者,而且還是天主教徒:「元首讓那些受託執行『最後解決』的人知道,殺戮必須盡可能地人道。這一點與他確信他是在執行上帝的旨意清洗這個罪惡的世界相一致。儘管他憎惡天主教會的等級制度,他仍然保留天主教徒的良好身份(他說『我跟以前一樣是天主教徒,並會永遠是天主教徒』),他牢記天主教的教導,即猶太人是殺害上帝的兇手。因此,對滅絕猶太人,良心不該有絲毫的內疚,因為他僅僅是在扮演着上帝的報復者的角色--只要這種滅絕是與個人無關的,就談不上殘忍。」
希特勒不停地引用與神意有關的語言:他相信,一種神秘的力量已選中了他,讓他承擔起引導德國這一神聖的使命。有時他稱之為神意,在其他場合又稱之為上帝。1939年11月,當他幸運躲過了慕尼黑的那場暗殺時,希特勒歸之於神的干預,令他改變自己的行動計劃從而躲過一劫:「這就是神意干預的確證,以便讓我達到自己的目標。」
宗教導人向善,但萬能的上帝不會直接干預人世間的種種行為,否則人類就不會出現這麼多殘酷罪惡的事,基督教也不會認為人有原罪了。從事人間的種種活動,不能說自己的行動是受上帝感悟。尤其是從政,這是關乎社會眾人之事,如果參與者說自己是受上帝付託,那就意味不需要聽從你所服務的社會眾人的意見,不再需要人民的認受性,所有政治舉措也不需要考慮社會效果。一切極端的殘酷行為,都有了上帝的背書而自認為理所當然。這是極為可怕的觀念。歷史上所有人為的最大災難,都是這種自以為受命於天,或為了實現一個偉大理想,而不惜採取種種極端手段而造成的。
人類社會的掌政者需要民命,而絕不容許自稱奉上帝之命而行的人當權。那太可怕了。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