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2月15日

蘋論:特朗普新政是下任特首最大挑戰 - 盧峯

隨着選委會選舉結束,求變、求打破困局的想法已清楚不過,各有志參與特首競逐的候選人或疑似候選人在為自己作政治定位及草擬政綱時必然要考慮這股情緒,不然不僅令市民失望,也不容易得到足夠的選委支持當選。
不過,有志參選特首的人除了埋首自己的政綱,除了提出方法處理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更有必要關注、思考外部政經環境的重大變化,特別是中美關係的變化及美國加息的步伐。這兩個因素在未來一段時間隨時出現重大逆轉,香港面對巨大衝擊,考驗不會比疏理內部撕裂矛盾少。

不賣中國賬令港處夾縫

經過一連串澄清、解說再澄清後,還以為中美關係在特朗普上台後將會一切如常或business as usual的人該棄掉幻想了,因為這位狂人新總統已把中國視為他展示權力、威信、有為及爭取民眾支持的「稻草人」或工具,未來幾年他即使不致放棄「一個中國」原則也肯定會對中國政府擺出一副不賣賬的態度,包括在兩岸、中美經貿、人民幣貶值等問題上跟北京針鋒相對。這對北京政府高層固然相當震撼,處於夾縫中的香港更肯定左右做人難,給拉扯得東歪西倒,難以自處。
只要看看特朗普最近接受電視專訪的片段,看他解釋為何跟台灣總統蔡英文直接通電話及為何質疑是否該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就應明白,他的做法、言行絕不是疏忽失誤,也不是一時衝動,而是要把惹怒中國或不賣中國賬當成他爭取、鞏固支持的手段,進可以作為逼中國讓步的籌碼,退可以向支持他「美國優先」策略的民眾交代。根據特朗普的說法,接蔡英文電話不是一早有計劃,但接不接電話是他個人的決定,其他人包括北京無權說三道四;他並反擊指中國在南海興建「海上堡壘」也沒有知會美國一聲。
更重要的是,他明示暗示「一個中國」原則要跟其他事如人民幣匯率、中美貿易逆差等連在一起考慮,他在確認這原則時會考慮能否爭取到其他協議。換言之,「一個中國」原則將是他向北京施壓的籌碼而不是甚麼基石。這正正踩中了中國政府自己定下的中美關係「紅線」,不管從面子或實質上北京都不容易吃得下,雙方因此出現緊張關係與磨擦已不是會不會的問題,而是有多嚴重及是否可控。
事實上對特朗普而言,把中國視為「出氣袋」是相當理性的選擇。首先,中國快速崛起已成為美國霸權的最大威脅,論政經影響力大有取俄羅斯這個傳統對手而代之的態勢。特朗普擺出對中國不賣賬的態度一方面要逼中國作出實質讓步,另一方面則可以向國民及國際社會展示美國才是世界霸主。此外從內政上看,特朗普既打出「美國優先」的經濟策略,自然要懲罰搶走美國人職位(特別是製造業職位)的元凶,成為世界工廠的中國成為「頭號敵人」已無懸念。特朗普怎可能對中國客氣呢?

刺激經濟或引發加息

香港向來處於中國與國際社會的交接點,既要服務中國發展,考慮中國的政經情勢,也不可能開罪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當這兩股勢力出現重大矛盾,例如中美關係大倒退或美國對中國採取各種懲罰性經貿措施時,香港的轉口貿易、金融發展、吸引外來投資肯定受重創,如何穩住局面,如何在中美夾縫中保持一定的活動空間,不致被「巨人之戰」的流彈造成嚴重傷害對下任特首是個重大考驗。不早點作準備,及時認識新形勢及思考對策肯定被殺個措手不及。
經濟方面,特朗普上台後勢將大手減稅及大興土木刺激經濟,對已接近全民就業的美國而言,積極財政政策將會為經濟增長添柴加火,令資金需求上升,工作職位增加,工資快速增加。這些改變加起來將會從根本上改變美國的經濟基調,從總需求不足及擔心通縮變成通脹重燃。一旦通脹重燃,美國加息周期便會真正來臨,加息步伐、幅度將會比預期快,對全球資產市場特別是過去幾年熱火朝天的樓市造成重大衝擊。本地樓市跟香港經濟盛衰關係密切,一旦樓市出現明顯調整,經濟肯定奄奄一息,甚至像九七年後那樣出現嚴重的衰退。新的特首有沒有能力、民望凝聚力量應付外力引發的綜合政經危機實在是他/她的重大考驗!
周一至周六刊出
盧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