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2月14日

世道人生:比梁振英更恐怖 - 李怡

林鄭月娥

周一早上曾俊華即遞辭職信,打亂了梁振英禪讓林鄭大計。昨天689面色凝重地表示,財政司司長辭職,對政府運作有重大影響。似想向中共提供一個不批准財爺辭職的理由。意圖反制。但對於香港社會來說,施政報告、預算案重要,還是誰做下任特首重要?則不言而喻。
昨天拙文把「讓給異姓的『外禪』」的「異姓」誤寫為「異性」,蒙一位讀友告知,即在網頁留言作更正。讀友認為,若「禪讓給異性」更恐怖。
這位讀友是女性,當然不涉性別歧視。有人說,女人是自然動物,男人是社會動物。自然動物對事情的反應比較直接,喜怒都容易爆發,愛講真話,少戴面具,重原則、對錯、是非,不易妥協。社會動物就重利害,講現實,願妥協,說話愛兜圈,善權謀,大都戴着面具做人。男女不同品性很可能是人類社會長期發展形成的。
不過,女人一旦涉足權力,尤其是捲入最高權力的爭逐,那麼以女性的陰柔,配合掌控權力的硬朗,其用權之盡,心術之狠,意向之難測,往往絕非男性可以比擬。歷史對漢之呂后、唐之武則天、清之慈禧,有些非正常人可以設想的記載。文革時中國也有一個江青。
世界上最大的罪惡,通常不是由大奸大惡的人造成的,因為無論一個人如何十惡不赦,總不會人性盡泯,為惡時難免有所躊躇。比如殺人,一個人要殺人總會有點下不了手。但劊子手殺人就可以毫不猶豫,因為他一心認為自己在執法,在行公義,滅邪惡。納粹的黨衞軍,文革的紅衞兵,赤柬的少年兵,以極殘酷手段施之於昨日師友的身上,毫不手軟,是因為他們相信在做正確的事,為了創設天堂就必須先製造一個血污海,目標遠大,追求理想可以不擇手段。
梁振英過去幾年,以鬥爭為綱,分裂香港為主,凡事以中共意向為先,政治經濟社會全方位向專制政權、向大陸城市靠攏,不惜犧牲香港和香港人利益。倘若他這樣做是為了個人利益,雖然可鄙,卻能夠理解。但倘若有真性情的女人相信梁特種種惡行是「服務社會」,是落實一國兩制,還指摘港人對梁特的長年批評「要為此反思」,還哽咽地說,「我稍為感到悲哀,現今香港情況,原來服務社會及保護家庭不能並存,從政的人要作出相當難的抉擇」。若她真心相信不是梁特的錯而是社會的錯,就太恐怖了。昇平時世,香港社會甚麼時候理會過從政者的家庭?說到關注,且回想香港人過去怎樣關注彭定康三個可愛女兒,和他的威士忌狗狗?
靠近絕對權力的女性的可怕之處,是她真的相信過去幾年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種種毀壞竟然是「成功落實」,竟然真的相信自己可以冒着無法「保護家庭」的風險,也要將梁振英所謂「行之有道,穩中求變的政策」延續。
正如劊子手殺人,一刀刀砍向香港原有核心價值的腦袋,卻理直氣壯地認為自己在落實一國兩制。這比出自個人利益的行為,恐怖得太多了。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