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1月09日

蘋論︰
人大常委會可以無法無天?  - 盧峯

中國跟美國的差距有多大,只要看看這兩天發生的事就清楚不過。在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候選人馬不停蹄四出競選拉票,其中民主黨的希拉莉還出動兩位總統:丈夫克林頓及現任總統奧巴馬為自己助拳,好爭取國民的支持及授權,為他們管理國家。人民才是國家的主人,不是甚麼「大大」,也不是甚麼「核心」,這一點希拉莉及特朗普都清楚得很。  

指港有漏洞 惡人先告狀

同樣在這兩天,中國政府卻悍然借小學雞宣誓風波發難,一舉重寫《基本法》及香港相關法律,肆意否定市民按確當程序選出的代表。還語帶威嚇的說北京的官老爺才是這個特區的真正主人,可以隨時按喜好及政治需要改變遊戲規則,取消民選議員的當選資格,視民意授權如無物。誰是人民共和國,誰是踐踏人民的共和國,實在一清二楚。   
正如我們一再強調,青年新政的梁頌恆、游蕙禎在就職宣誓時表現幼稚、不堪、侮辱了選民及議會,理應受到譴責及批評,承擔政治責任。但是,兩人始終是市民一人一票按確當程序選出的代表,得到市民授權,他們的議員身份不應輕易被褫奪,必須經過嚴謹的司法程序,讓兩人有全面辯解的機會,再由法院按基本法、香港法律作判斷。北京高層卻完全無視民意授權的重要性,忽然自行提出釋法,幾天之間閉門重寫《基本法》104條及相關香港法律,以此為依據變相宣佈梁、游兩人失去議員資格,甚至可能把打擊面擴大到其他幾位議員身上。這種以官意凌駕民意,把北京的意旨、想法直接加在港人頭上的做法,實在粗暴橫蠻,不但無法教港人心服,不但難以令港人信任一國兩制,反而令港人質疑作為一國兩制基石的法治及司法獨立受到嚴重傷害,開始走樣變色。
更令人憤怒的是,北京官員對港人包括法律界的憂慮視而不見,反而把責任推在香港身上,推在香港的法律體制上。根據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的說法,北京今次出手釋法是因為香港法律在落實《基本法》時有漏洞,並有法定職責人員沒有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我們認為,這樣的說法是惡人先告狀,是對本港法律法制的「二度傷害」。首先,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處理議員宣誓問題上儘管論論盡盡,但基本上按過往的成例辦事,沒有自搞一套,並盡可能讓民選議員有糾正錯誤重新宣誓的機會。這種重視先例、重視選民授權的做法有甚麼錯呢?難道他作決定前都得先向中聯辦或人大常委會尋求指示?

重創司法獨立 釀成三輸

至於本地法律早有宣誓及聲明條例規範宣誓的程序,法庭完全可以按相關法例及判例處理今次小學雞宣誓風波,不必人大常委會代勞。即使特區政府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釋法前也表明香港法院有能力自行處理。由此可見,所謂存在法律漏洞只是莫須有的罪名,真正的原因在於香港法庭未必能滿足北京的期望,也是不會揣摩北京的意思。為了落實本身的政治圖謀,為了所謂打擊「港獨」、「本土」思潮,北京只好赤膊上陣,自行宣佈釋法,再迫使香港法院跟隨。一方面可以在政治上威懾新興本土勢力,另一方面則可以凸顯自己大權在握,能任意操弄香港內部事務。
事實上今次釋法記者會中李飛說得最多的除了民族大義及反港獨以外,就是北京及人大常委會的絕對權威。根據他的說法,所有權力包括法院的終審權、司法獨立的安排都是人大常委會授予的,所以人大常委會愛甚麼時候釋法就釋法,也不存在逾越「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框架的司法獨立。這個說法只能反映北京不懂法治為何物。法治及司法獨立就是讓法院及法官只按憲法、法律、判例審理案件,不受政府或政治力量左右。若果本地法院、法官要時時處處考慮人大常委會或北京的想法才能處理案件,那根本就不是法治或司法獨立,而是內地慣用的「依法治國」。
北京也許以為,擺出強硬姿態可以懾服香港,壓制本土以至港獨思潮。但歷史說明,在體制內開導、疏理不同想法才能長治久安,打壓只會出現更極端的言行,危害社會穩定。換言之,今次釋法只會重創對司法獨立的信任,損害國際社會信心,帶來更多動盪不安,造成北京、香港、國際社會三輸的局面。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