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1月08日

一切假港獨之名
(專欄作家 古德明) - 古德明

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釋法後的記者會指中央對打擊港獨絕不手軟。資料圖片

立法會本土派議員梁頌恆、游蕙禎的就職誓詞,掀起了拍天風波:梁振英政府乘機干預立法會事務,興訟質疑梁、游就職資格;中共人大常務委員會也乘機干預香港法庭判決,為《基本法》作無中生有的解釋。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盛稱中共中央明聖:「人大釋法於香港法庭判案之前,是『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換言之,法庭判決,和公職選舉一樣,全部要在中共掌握之中,不許有萬分之一意外。
《隋書》卷六十二載:隋朝初年,天下多盜,文帝要用重刑懲治,刑部侍郎趙綽不同意,主張依法用刑:「律者,天下之大信,其可失乎?」文帝欣然納諫。又文帝曾頒令禁用劣幣,有二人犯禁,遭有司逮捕,文帝命處斬,趙綽卻說:「此人坐當杖(罪應杖打),殺之非法。」文帝說:「不關卿事。」趙綽說:「陛下不以臣愚暗,置在法司。欲妄殺人,豈得不關臣事?」他據法力爭,文帝終於讓步。
文帝讓步,是因為不懂得像中共那樣「釋法」,否則大可把「殺之非法」解作「依法不可不殺」。只是舊中國君主重「天下之大信」,於是趙綽得以法律屈君命。新中國統治者可不同了。在大陸,講「天下大信」的律師,紛紛入獄;在香港,中共宣佈「釋法」那天,大律師公會會長譚允芝說:「釋法定會衝擊法治,甚或影響法庭判決,實為不幸……」但是,第二天,她口風就變了:「假如釋法令法律更加清楚,未必不好……」至於法官,敢逆「釋法」之旨判案,準備罷官好了,怎會像趙綽之遇文帝,獲嘉許有誠直之心,「前後賞賜萬計」。為政而行大信,今天簡直是笑話。
中共以梁、游誓詞為藉口,以「不容港獨分子分裂國家」為名,一腳踢翻香港行政、立法、司法的三足鼎。或曰梁頌恆任城市大學學生會長期間,助中共駐港辦公室拓展青年工作,而游蕙禎則曾任職《大公報》,二人最近所為,無非為中共製造口實,以便干預港事。這樣的推測,雖有鄭永健案可作旁證,卻沒有確鑿證據。可以確定的,是中共盡量借題發揮。香港獨立的思想,最近幾年才告萌芽,實際行動則無有。今年七月一日,梁、游主宰的青年新政煞有介事,說要包圍中聯辦,但是,到了約定時刻,青年新政人物連影子都沒有出現。
最後不妨談談本土派。他們向來批評民主派「爭取民主幾十年,無功無力」。現在,他們得志,入了立法會,最「有力」的表現,是效法日本皇軍,蔑稱中國為「支那」。而他們給在朝派議員最「有力」的打擊,是覷便取其案上五星旗,倒過來插。我希望他們不要學「無功無力」的民主派,說大業不能期諸朝夕;更希望他們不要說,中共人大之釋法,以及梁振英政府之干預立法會事務,就是本土派對香港最大的貢獻。

古德明
專欄作家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