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0月24日

菲律賓狂人總統的猥瑣
(資深傳媒人 盧峯) - 盧峯

杜特爾特聲稱要與美國分道揚鑣。資料圖片

看到菲律賓「狂人」總統杜特爾特矮小寒背的身影跟在算高大的習近平身後,再聽到他在北京的商業𥧌會上宣佈要跟美國一刀兩斷,再乞求中國多多照顧,只覺這位總統倍加猥瑣,一臉跟班相,既失體統也有辱國體,不知支持他的民眾看後有何感想。
說他猥瑣倒不是因為他選擇棄美親中。對菲律賓這樣小國而言,依附大國是在國際體系中生存的不二法門。中、美兩國是亞太區兩大強國,菲律賓放棄美國改選中國作為「大佬」不算奇怪,也無可厚非。問題是杜特爾特的「吃相」難看,決定轉軚的原因也是以私心或個人思想為主,置國家長遠安保利益於不顧,實在差勁。
先說「吃相」。菲律賓是窮國,主要出口就是傭工,男的到中東打工,女的則在亞洲、中東以至歐美當幫僱,其他產業乏善足陳。經濟發展進度則從五十年代領先東南亞到九十年代變成東南亞病夫,只比柬埔寨等戰亂連年的地方稍好。這樣不濟的經濟發展原因很多,前總統馬可斯的貪腐,本國基建沒改善,經濟體制效率不佳,政策不對頭都是原因。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靠內部的體制及政策改革,外資再多也扭轉不了效率低、生產力不足。可是,杜特爾特一開口就說要倚賴中國,要中國特別照顧,只差沒有直接叫中國政府多拿些人民幣到菲律賓接濟接濟。堂堂國家元首居然把國家的前途放在別國的救濟、照顧上,倚賴他人的好意。怎不羞死人!
此外,從外交及國家安全的層面來看,美國老大哥肯定比中國老大哥對菲律賓有利。遠交近攻是古老政治智慧,現代的術語則是地緣政治利益計算。對菲律賓而言,跟中國只相隔巴士海峽和幾百公里的海洋。中國不斷提升海、空軍力量,再加上對南海島嶼主權採取強硬態度,意味中國軍事力量已逼到菲律賓門前,形成巨大軍政壓力。杜特爾特不努力拉攏其他強國平衡中國影響力,反而一頭倒向中國懷中,只會令菲律賓徹底變成中國的附庸,難以維持獨立的國格,事事要看中國臉色和指示。
另一方面,美國遠在一萬公里以外的太平洋彼岸,對菲律賓及南海島嶼沒有領土的要求,也不打算擴大對菲律賓內外政策的影響力,菲律賓跟美國保持密切的同盟關係不會大幅削弱她在政治及政策上的選擇。

棄美親中私心作祟

正如在中美之間玩平衡術玩得相當高明的新加坡國父李光耀所言,美國是相對寬仁的強權(more benign hegemon),對東南亞國家沒有甚麼直接威脅。中國卻可能步步進逼,不斷指指點點及施加影響力,此所以李光耀生前一直強調要把美國留在亞太區,平衡中國的影響力,讓東南亞各國有較大的迴旋空間。杜特爾特連這樣的道理也不懂,連根本國家安全利益也不顧,實在可笑又可憐。
而且,他要棄美親中主要是私心作祟。其一是受不了美國及西方國家政府批評他人權紀律欠佳,在禁毒問題上濫殺濫捕,產生抗拒美國的情緒。再加上他雖是民選領袖,但一向以強人自居,當市長時經常不管確當程序,私用權力。這樣的作風跟講求權力制衡的美國及西方不搭配,跟習大大、俄國新沙皇普京倒非常合拍,他高調說要靠攏中、俄反映的實際上是自己的偏好。
以私蓋公,把個人喜好凌駕國家利益,這位杜特爾特怎能不一副猥瑣小人相。

盧峯
資深傳媒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