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0月08日

事主庭上單字粗口形容被摸器官

商台前主持黃偉民昨到法庭應訊。

【本報訊】女事主X指控被告黃偉民「撩」她的私處,但辯方昨披露,她錄取的首份證人供詞卻沒「私處」兩字。X解釋錄口供時近深夜3時,她很疲倦,腦海一片混亂,僅能以「下面」來形容被摸的器官,腦海只能想到某個單字粗口,但不好意思對女警說出口,昨終在庭上說出了形容女性性器官的單字粗口。
X首份證人供詞沒「私處」兩字,她解釋錄口供時不好意思說出口,她昨在法庭對能否說該粗口仍猶豫不決,低聲問「法庭可唔可以講粗口?」裁判官說:「批准你。」她說:「我嗰刻諗到個Z字。」

相關新聞:課堂錄音曝光 被告談洗米華戀情 「好多女鍾意黑社會」

指警落口供不懂寫「撩」字

X曾向警方錄取5份證人供詞,她承認所有證人供詞均沒出現過「撩」字,她強調當時已向負責錄口供的女警形容及示範被告如何「撩」她的私處,但對方不懂寫「撩」字,她以為該字是口語,或許可以「Liu」來代替,亦沒翻查字典。女警終在證人口供內指被告「輕輕力連續摸我(X)的私處」來描述有關指控。X認為如此描寫貼近「撩私處」說法。
辯方再指X庭上證供及口供不同,如她在庭上稱遭被告揸及摸臀3次,但向警方指被摸「約兩至三次」。X指錄口供時已夜深腦海很混亂,「寧願寫少都唔寫多去屈人」,又指被非禮後「嬲自己覺得自己好蠢」,又形容被告衰格。
■記者戴國輝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