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0月06日

世道人生:這就是結局 - 李怡

前蘇聯作家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在2013年寫了一本蘇聯解體後的人民訪談錄,從學者到清潔工,每個人講述在痛苦的社會轉型中,他們的生活體驗。資料圖片

在中國共產黨新聞網頁上,有一段引用毛澤東的話:「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中國人找到這個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走俄國人的路——這就是結論!」
十月革命69年後,俄國自己拋棄了這個「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1991年12月,蘇聯解體。解體後又過了二十年,前蘇聯作家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在2013年寫了一本蘇聯解體後的人民訪談錄,從學者到清潔工,每個人講述在痛苦的社會轉型中,他們的生活體驗。
蘇聯人過去都被教育成要追求共產主義理想,後來他們追求民主並使蘇聯解體轉型。解體之後,一直想飛的蘇聯人已不知如何正常走路,因為長期的極權體制不可能給他們學習操作民主政治的條件和機會。亞歷塞維奇2015年獲諾貝爾文學獎,她在諾獎頒獎禮上說:「充滿希望的年代被充滿恐懼的年代所取代。」極權政治的最大危害不是集中營,而是麻痹普通人的良知,掩蓋常識,混淆是非,製造昏聵自私的人。
國家暴政培養出來的國民,在高壓下會成為奴隸,一旦卸去鐐銬,就會成為暴民。因為昔日極權政治的暴力加欺騙的統治,將每一個人都改造成既是受害者同時又是告密者和劊子手,他們都只會鬥爭不會生活。他們是沒有權利意識的,當然就談不上尊重他人權利了。試想,一個人連自己生命都不在乎,怎麼可能在乎別人的生命呢?自己都不理解自由,又怎麼會尊重別人的自由呢?
蘇聯解體後,整個社會立即失控,藏在人們心靈深處的獸性急劇爆發,資本和權力勾結,掠奪財富;黑幫持槍在街頭遊蕩,魚肉弱者;不同種族和宗教的人們,互相殺戮,把不同信仰的男孩剝了皮,掛在樹上;把懷孕婦女殺死,用鐵褀挑出未出生的孩子;把人砍成肉醬,憑鞋子才能認出來是誰……
亞歷塞維奇的書中一個無名氏說,「我害怕自由,來一個醉鬼就可以燒掉我的房子。」
只當過豬,沒當過人,當然無法面對一個沒有皮鞭和圍牆的世界!
現在的俄國人怎麼想?亞歷塞維奇的書叫《二手時間》,書中有三個俄國人分別說:
「我希望再出現個斯大林……」
「只要那裏是蘇維埃政權,哪怕是豬圈,我也樂意生活其中。」
「即使是牢籠,也是個溫暖的牢籠。」
他們不是不知道國家暴政的可怕,他們本身過去就是受害者。但是他們的思想和性格,都已被打上了蘇聯時代的鮮明烙印,國家主義價值觀對他們的影響,大於現實生活。所以,面對新的困境,他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退回到斯大林時代。
這就是經過69年馬列主義專政之後的蘇聯人。獲得自由,卻害怕自由;得到民主,不知道怎麼操作民主;脫離暴政,但身上仍洗不掉國家主義的深深烙印;長久浸淫在共產主義愛國主義的理想追求中,已經不知道怎麼正常做人了。
中共網頁說:「走俄國人的路——這就是結論!」最後一句應該改為「這就是結局」。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