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0月06日

特區護照有何用?
(時事評論員 林忌) - 林忌

特區護照或BNO 的持有人,到外地旅遊若不幸遇上意外,得到的協助或有不同。互聯網

黃之鋒獲泰國大學邀請到當地交流但被當禁止入境,疑似受中國政府干預,或泰國政府為討好中國政府,加上之前的馬來西亞政府,一如澳門特區般,變了中國的「行省」;事件再次暴露年輕人非常關注的議題:為何港人去外地,要如此卑微?為何香港要靠從來都不保障人民的北京政府,去保障我們香港人的權利?
香港人在外地不幸遇到意外,入境處都幾乎無法直接提供協助,而要依賴中國外交部與當地的領事館;但中國領事館,則有如香港的中聯辦,似統戰當地華人的官商組織,多過處理突發事件以至維護公民權利的機構;近年多次事件包括2011年日本3.11大地震,英國政府率先提供包機(包括BNO);2012年意大利郵輪「協和號」擱淺,中國駐意大利使館對港人愛理不理,以至今年4月日本九州地震,BNO持有人率先藉英使館買機票等,都顯示中國駐外機構的效率,遠遠比不上英國領事館對待BNO的服務;甚至中國官媒則以謊言當喜事辦,如2015年4月的尼泊爾地震,竟動員官媒創作「救香港人」的故事,更令人大為反感;因此近年BNO「敗部復活」,很多港人都紛紛續領,以行動對中國政府投下不信任票。
1996年政權移交前夕,英國開放歸化英籍,令港人在跑馬地大排長龍;為與BNO比較,中國政府與特區政府全力爭取特區護照獲神根公約國免簽證安排,而英國卻因為要解決BNO持有者遣返地問題,遲了十年才得到西歐各國免簽待遇;亦因此令多數港人轉投特區護照,特區政府以至中國政府,不再視BNO為競爭或威脅;中國政府不再關心,令特區護照越來越還原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其政府從不關心國民死活,香港人遂感受到身份認同問題,有如台灣吳濁流的小說《亞細亞的孤兒》。

中國兩字代表野蠻暴力

黃之鋒或許是可以有資格卻沒有申請或使用的最後一代,但比他年輕的,即遲過1997年7月1日出生,只能申請特區護照;然而近年的港獨思潮,正正就是來自這些最年輕的一代!他們無法認同中國政府的統治,更感受到自己和深圳河以北者,有明顯不同的身份文化認同。而特區政府不但沒有做好本份,守護一國兩制以至香港人獨特的價值,甚或敢向北京說不,反有如《成報》所揭露的,變成了西環契家樂園。
中共不但粗暴干預香港的內政,甚至來香港綁架李波,去泰國綁架桂民海,多次禁止台灣政治人物來港,禁止香港示威者去澳門,如今兩次阻礙黃之鋒到大馬與泰國交流;對年輕一代來說,中國兩個字所代表的,就是野蠻與暴力,就是殖民與壓迫;中國外交部指李波「首先是一個中國公民」,年輕人想回應的,就是「我只是香港人」──我們由始至終,都不想做甚麼「中國人」。
年輕人熱議游蕙禎的「扑嘢論」,反映的正是這身份認同問題;年輕一代從未感受過這個政府,是為自己而設,而是以陰謀論看,全部都為「中國殖民」而設;近十年來的所謂「中港融合」,有哪一點是有利年輕人的呢?年輕人私樓供不起,公屋則不夠窮,也不能把錢藏在大陸去通過資產審查,不夠「折墮」──做不出未婚生幾個,再找社工哭訴說有精神病求上樓;年輕人活在上一代的價值──結婚要買樓,與現實的各種困難之中,結果就是不敢結婚生子,更看不到將來;眼見的是大學變成普通話為主,去坐車要力戰走私行李箱大陣,落旺角則遇到中國歌聲大媽,這些眼見的事實,令大家不斷質問:為甚麼我要是中國人?是血統主義法西斯嗎? 望着這本越來越沒有用的特區護照,再質問自己:你真的想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嗎?

林忌
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