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9月15日

蘋論:別讓烏坎村變成南韓光州 - 盧峯

看到內地武警、公安、特警部隊如狼似虎的以橡膠子彈、催淚彈、盾牌陣對付陸豐烏坎村村民,看到當地政府如何切斷烏坎村的對外交通及通訊系統(包括互聯網),讓我想到一九八○年在南韓光州發生的血腥鎮壓事件。當時南韓軍事強人全斗煥為了鎮壓民主運動,為了把反對軍事政變及軍人專政的學生、民眾壓下去,採用的也是這種「關門打狗」的全面封鎖策略,整個光州被包圍封鎖了,新聞全面封鎖,連外國通訊社、報紙記者也被趕走,好讓開入光州的南韓軍隊、特種部隊可以放手鎮壓。

當權者封鎖鎮壓消息

結果,南韓軍隊包括空降師邊開槍邊進城,血洗了光州,數以百計學生、市民在鎮壓中喪命。死難者只能草草在市郊山頭下葬。座落在現時五一八紀念公園旁邊山頭的一個個墓碑,每塊都刻着年輕人名字,它們成了血腥鎮壓的印記。但在新聞全面封鎖下,南韓其他城市、地方根本不知道光州被血洗,根本不知道軍政府的暴行,直到幾年後有心人冒着被拘捕及酷刑的威脅把受害者的證言偷偷出版,光州的慘況才逐漸公諸於南韓全國以至全世界。
烏坎村村民的困境越來越像當年的光州市民。他們被當權者鎮壓的情況也像南韓光州那樣被掩埋封殺,村外的人特別是中國國內其他地方的人根本不知道村子發生了甚麼事,不知道保護自己合法權益的人正被打成暴民,被暴力鎮壓。最令人擔心的是,北京當權者會像南韓軍政府那樣不斷把鎮壓的力度升級,從派出武警、公安到派出正規軍隊,從使用橡膠子彈、催淚彈到使用真槍實彈,甚至更具殺傷力的武器,希望盡快平息村民的抗爭,令局勢進一步惡化。
應該看到,對所有專權政府來說,把武力不斷升級以遏制反對者是他們唯一會做、懂做的事,再加上全面封鎖了消息及對外通訊,當權者使用武力時更肆無忌憚,令人不禁擔心堅持抗爭的烏坎村村民會面對越來越殘暴的打壓。
可是,烏坎村村民抗爭有甚麼錯呢?他們除了自救以外還能指望誰呢?自家的土地被財團及地方政府無理、違法掠奪,民眾的利益成了官商勾結的犧牲品,他們自然要盡力追究,希望撥亂反正,把被掠奪的土地及權益爭回來。其實,村民一直對中共、對地方政府有期待及信任,希望透過體制內的方法如跟上級政府對話及改選村代表,換上真正捍衞村民利益的人如林祖戀,為他們爭取改變。起初,地方政府似乎願意讓步,答應跟進村民的投訴,又跟村代表包括林祖戀會面商討解決辦法,並懲處涉及貪腐的官員。

公安逼村民放棄抗爭

但原來地方政府特別是陸豐市政府採取的是拖字訣及逐個擊破手段。他們始終沒有正面回應村民的訴求,沒有徹底追究侵奪村民土地利益的財團及官員,或把土地權益歸還村民;反而把事件變成政治、治安事件,認為抗爭的村民是在擾亂秩序及公共安全,不斷派出公安到村內滋擾、威嚇村民,逼他們放棄行動。到前幾個月更把矛頭指向致力維護村民權益的烏坎村村代表林祖戀及他的家人,以莫須有的罪名把他拘捕,再導演一場認罪show把林祖戀判處入獄,好令村民的抗爭失去一個重要的領導及支持力量。
對村民來說,林祖戀是他們選出的代表,是捍衞他們權益的象徵,現在當權者卻隨便把罪名扣在他頭上,令他含冤入獄。這不但是在否定他們的合理訴求及權益,更把透過體制內方法解決紛爭的門都關上了,只剩下被鎮壓或含冤受屈跪下投降的路可以選擇。
可是,一旦「投降」就意味任由自己的合法權益被人掠奪,意味硬食官商勾結的不公義,意味否定過去幾年來村民的努力抗爭。這口氣不容易吞得下。但若繼續抗爭,武裝到牙齒的當權者將會加強鎮壓力度,採用更殘暴的方法,手無寸鐵的村民如何敵得過!
但願當權者臨崖勒馬,改變高壓政策。不然,烏坎村形勢將繼續惡化,隨時變成另一個光州,出現血腥鎮壓及白色恐怖。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