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9月14日

蘋論: 
新立法會有望打破政治困局 - 盧峯

新一屆立法會議員雖然還未上任,但各種各樣的分析展望多不勝數。有的預期在政壇碎片化趨勢不改下新議會難有作為;有的認為建制派手執多數票,不會輕易放權,令建制與非建制的激烈對抗難以扭轉。也有的認為新當選非建制議員比離任的更激進,更願意走抗爭路線,勢將令立法會混亂及難以有效運作。
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同樣作出了較悲觀的估計,認為非建制派多取兩席令立法會運作變得更困難,「拉布」行動將持續,拖慢政策審議過程,影響政府施政效率,並令立法會難以聚焦在經濟、財政及金融政策上。對香港債務評級將產生負面影響。穆迪又認為,行政立法的對抗關係到明年特首選舉前仍難以解決。
這些悲觀的論調包括穆迪的負面看法不能說全無道理。畢竟梁振英仍在台上、建制派仍然控制立法會大部份議席,政治主導權特別是硬權力仍然在建制派手裏,非建制派及泛民在打破不了困局下有時不免要用非一般、非正規的方法爭取改變政府的政策,包括以拉布、不斷點人數的方式干擾議事進程。不過,政治講的不僅是硬權力,不僅是制度、框架、條文,民意人心、策略、戰術等軟權力同樣不可或缺,有的時候甚至可以發揮想像不到的力量。今次立法會選舉有超過二百二十萬選民投票,不管投票人數或投票率都創了新高。這股強大民意發出了兩個的訊號,其一是對梁振英及他的政府非常不滿;其二是求變,希望打破當前的政治悶局。

梁為連任或放軟態度

選舉前梁振英、西環中聯辦及建制派打的算盤是把泛民主派及非建制派vote out,希望以強力配票、𠝹票(以扮成中間路線的候選人出選)手段進一步削減泛民及非建制的議席,甚至令他們的議席少於三分一,無法再阻撓通過831政改或其他重大議案。但選民沒有讓他們得逞,他們情願排隊等到凌晨兩時依然堅持,不但創下歷史最高投票率,也令泛民及非建制派不但沒有失落議席,而且增加了三席,令建制與非建制的力量不再像上屆那樣懸殊。從面臨vote out到增加議席,選民顯然是衝着梁振英而來,是要清晰表明對他的施政極度不滿,希望增加議會內制衡他的力量。正由於選舉展現出強大的反梁振英聲音,即使建制派的打手、護法如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也不得不承認結果反映市民對施政極度不滿,不得不認同梁振英不得人心。
對於志切尋求連任的梁振英來說,選民這一記耳光不但大大削弱他連任的機會,也令他在未來半年施政時有所顧忌,以免引起選民市民更大反彈,戳破他連任的機會。換言之,短期內梁振英有可能暫時放下過去幾年那種與天鬥爭、與地鬥爭的強硬態度,放下身段來個有商有量,減少霸王硬上弓,這有可能令行政立法機關稍為紓緩。

非建制不必限於拉布

另一方面建制派議席減少令他們協助政府強推政策的能力減弱,隨時出現因票數不足而陰溝翻船。試想想目前非建制在議會內有三十席,再加上自由黨在今次選後跟梁振英政府及其他建制派進一步割裂,他們的四票只有比上屆立法會更難捉摸,更有可能突然倒戈。只要配合得宜,加上建制派經常有人缺席會議,非建制派在法例、議案上偷襲成功變得甚有可能,要搞起策略性投票也較容易。這勢將令他們不必限於拉布、點人數之類的防守性做法,還可以主動出擊拉票否決政府議案,無形中令立法會運作多些變化,政治能量提升,政府則不能再予取予攜。
同樣重要的是,立法會非建制派基本上完成了世代交替,不但出現了多張新面孔,他們跟社區、地區及民間團體的關係強化了,他們把議會鬥爭跟街頭鬥爭結合起來的能力提升,對政府及建制派將構成更大的政治壓力。事實上建制派在選後已放出訊息,表示可以商討下屆立法會各小組、委員會的職位分配,不再像近兩年那樣全面壟斷。當建制派不敢、沒法再全面控制議會及議事程序時,非建制派抗爭的空間因而大增,改變政策、法例機會也有所增加,這對打破當前政治困局其實有正面影響。
周一至周六刊出
盧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