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9月12日

蘋論:威嚇朱凱廸是公然挑戰公權力 - 盧峯

立法會新當選議員朱凱廸因受惡勢力威嚇有家歸不得的事件到現在已揭發了好幾天,警方也向朱先生及家人提供了廿四小時保護,但特區政府、建制派以至一般社會人士來說反應仍然有點“Too little too late”,仍然不夠重視。我們認為,香港居然有躲在暗角的邪惡勢力公然以暴力(可能是致命的暴力)威嚇新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其實是對香港法治、政治體制的直接挑戰,是對香港公權力的否定,政府及社會絕對不能容忍,必須公開、高調的打擊,把所有參與買兇、威脅行為的人繩之於法。而在政治上,特區政府也該把涉及違法行為的團體、個人排除在政治體制以至諮詢體系外,以示香港不存在「官商鄉黑」勾結的情況,以示政府對以不法、威嚇手段作政治工具的人或團體絕不姑息。
究竟是甚麼人、甚麼惡勢力對朱凱廸先生及家人作出危及生命的恐嚇?目前警方仍在調查中,未能清楚確定。但警方消息透露,朱先生就案件提供了相當確切的資料,足以協助警方鎖定調查方向。再加上警方決定對朱先生一家提供周密及二十四小時的保護,顯示恐嚇訊息及行動絕非朱先生反應過敏或杞人憂天,而是有根有據的擔憂,他們一家正面對clear and present danger(即時又確切的危險),必須全力提防。在香港這個號稱文明及法治的社會,居然有新當選立法會議員面對暴力甚至死亡的威脅,這怎麼可能容忍,怎麼可能不全力打擊呢?

邪惡勢力凌駕法律

而且,朱先生受威脅並非因為個人問題或私怨;他受到邪惡勢力威嚇是因為他的政見及工作,是因為他積極參與社會及城鄉發展。換言之,邪惡勢力針對的不僅是朱先生個人,而是所有跟他們政見不同利益不同的人,邪惡勢力挑戰威嚇的不單是朱先生及他的團隊,而是香港公權力及法治。邪惡勢力要把自己凌駕在政治體制及法律之上,視法律程序及執法者如無物。若果任由他們得逞,例如令朱先生受到傷害,又或令朱先生及他的團隊被迫噤聲,不能履行他們的工作與政綱,那將會鼓勵更多團體、個人採取類似的手法辦事,例如以暴力威嚇或真正暴力逼政見不同、利益不同的團體人士收聲,即使議員、官員也不能倖免,得乖乖在拳頭、利刀以至槍械之下屈服。到時候香港的立法機關就不是民意代表機構,而是惡勢力的代言人;到時候政府將會只為惡勢力服務,令他們佔有社會利益的大部份,對公帑、土地利益予取予攜,市民則敢怒不敢言。像這樣的前景我們能容忍、接受嗎?

港府未見決心打壓

可是,特區政府包括建制派政團及議員對案件及它的影響仍等閒視之,沒有採取更有力的措施及姿態安撫議員及市民,沒有向可能涉及案件的人發出更強的反對訊息,沒有展現打擊黑社會及不法勢力滲入政治體制及過程的決心。其實,案件發展到現在,保安局局長理應盡快與全體候任立法會議員舉行會議,交代政府如何處理案件,解釋政府將採取的行動,回應候任議員的各種疑問,以穩定人心。
此外,政府高層也該向國際社會及本港市民發出更強力的訊號,表明香港不會出現「官商鄉黑」勾結,表明對黑社會及不法社團的全力打擊。另一方面,建制派議員沒有理由置身事外,沒有理由不聯署聲援朱凱廸先生,因為邪惡勢力挑戰的是整個立法會及全體立法會議員,不管泛民、本土、建制派都將受影響,得面對暴力襲擊的陰霾。佔議會多數的建制派若果繼續沉默,置身事外,意味他們甘心讓邪惡勢力操控議會,操縱政治。這對得起選民、市民嗎?
昨天有團體在警察總部前發起集會聲援朱凱廸先生,要求政府及警隊嚴正執法,保護市民。我們希望有更多人、更多團體包括建制派可以站出來聲援朱先生,反對暴力介入政治。只有當人人都是朱凱廸,人人都堅決否定暴力及反對「官商鄉黑」勾結,香港才能避免倒退為暴力橫行的社會。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