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8月25日

寄望曾鈺成拆穿梁振英計謀
(《我與香港地下黨》作者 梁慕嫻) - 梁慕嫻

曾鈺成公開表明不同意梁振英的施政、對反對派的態度和對香港政治形勢的判斷。資料圖片

這一陣子,香港立法會選舉好像已經不重要,那些所謂港獨派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要勞煩梁政府、教育局、中聯辦官員、各級梁粉,甚至許多評論員煞有介事地天天發聲,好像真有一股強大港獨勢力正在入侵香港。
我同意香港政治版圖應分為四板塊,即泛民主派、本土派、港獨派和親共派。其中的港獨派實在只是為數極少的雜牌軍,有明獨、暗獨、假獨,也有心獨口不獨的、前獨後不獨的,五花八門,不一而足。
有些人只知道騎在泛民黨派頭上擴大自己的勢力,不會關心梁振英是否連任。他們只有口號,哪有一點氣概能與台灣林義雄、施明德、鄭南榕等響噹噹的台獨英雄相比?他們甚至無法與當年推動反殖反獨裁港獨運動的馬文輝相比。以目前政情來看,這批雜牌軍之所以能夠坐大,完全是因為梁振英三番四次製造話題,不惜破壞法治程序,藉機打壓所致。

梁振英盡得階級鬥爭真傳

面對不成器的港獨派,梁振英為甚麼如獲至寶,鍥而不捨地抓着不放,以打壓方式催促其壯大?曾鈺成在「界面」訪問中表示不同意梁振英對政治環境的判斷,大概是包括港獨問題。我認為梁振英不是判斷錯誤,而是這個議題有利用價值。那混賬的「確認書」沒有準則地選擇性執行,證明「確認書」本身並不重要,繼續議題,掀起輿論才是真正的目的。
這符合共產黨人的本質。共產黨最初的理論尚有點理想主義,認為階級鬥爭是促進社會發展的動力,有階級鬥爭才有進步,後來卻僵化成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然後再發展成尋找階級鬥爭、尋找階級敵人,進而變成製造階級鬥爭、製造階級敵人。有了敵人可以鬥爭才能顯出自己的正確性和存在的價值,用以凝聚群眾、才可安心。梁振英可以說是得到真傳,早知中央們對藏獨、疆獨和台獨的「獨」字極為敏感,如今遇上港獨,正中下懷,豈不像發現敵情一樣欣喜若狂。於是激發矛盾,發動鬥爭,竟然揮灑自如,得心應手,不知不覺中把個港獨養大。
梁振英能否連任關鍵是中央是否欽點。梁振英正在困獸猶鬥,利用港獨派向中央邀功:只有我梁振英才能抗敵, 以此爭取中央欽點。正是:我要利用你,便要你壯大,你壯大了,我的功勞更大,更有利於欽點。恰恰是曾鈺成所說的惡性循環是也。
曾鈺成也不怠慢,多次受訪都表達了對梁振英的不滿,讓我感到他承受的壓力非常大,卻沒有退縮,仍然堅決阻止梁振英連任,從「界面」的訪問和刪除可以說明一切。種種迹象顯示,這一次中央不會指揮選委會成員投票,不會欽點任何人,大概是對雙方的爭持的中間取態。
曾鈺成除了是民建聯創黨主席、立法會主席外,更是地下黨的元老,在黨內應有一定的威望。加上葉國華的黨內實力,相信有足夠能量去拆穿梁振英謊報軍情、邀功自保的計謀,讓中央對香港政情和施政方式有正確的判斷,而不至於單方面誤聽梁振英的謊言。

梁慕嫻
《我與香港地下黨》作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