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8月19日

東西南北:當謊言遇上傳媒
(安裕) - 安裕

特朗普與傳媒的關係欠佳。互聯網

美國傳媒這一年是前仆後繼與特朗普拚殺。從自由派龍頭《紐約時報》一路下來,首都的《華盛頓郵報》、被稱為古典經濟學守護神的《華爾街日報》,跨過中西部之後是西岸的《洛杉磯時報》;更不要說自由派重鎮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這座新聞燈塔。若把《新共和》、《大西洋》這些期刊算進去,加上在大紐約地區擁有讀者群的《紐約每日新聞》炮轟特朗普的頭版,可以說,除了一直支持他的霍士電視台(FOX),特朗普幾乎陷於被記者及評論員圍剿局面。
近代美國總統選戰出現類此情狀,勉其而言,1948年杜魯門尋求連任時與傳媒關係也很一般,但這是與杜魯門欠缺彪炳政績、民望長期落後有關。杜魯門後來租用一列火車,連同助選人員一站接一站自行宣傳政綱不靠傳媒,縱使如此,亦不是今年傳媒vs特朗普的激烈接戰。
長期閱讀美國電子與平面媒體的讀者,會詫異太平洋彼岸的記者用上五十年代面對麥卡錫主義的力氣對應特朗普。麥卡錫主義是美國近代政治與社會史最黑暗一頁,四十年代末,美國撤出即將成為共產政權的中國大陸,政客聲稱追究「誰失去中國」,極右當道,官員作家演員難以倖免。直至CBS記者莫羅(Ed Murrow)電視上詰倒一手攪起這泓惡水的參議員麥卡錫,這場人鬥人的美國式文革才自此灰飛煙滅,莫羅則留下傳誦至今「我們切勿混淆異見與不忠」(we must not confuse dissent with disloyalty),為言論與思想兩大自由鳴鑼開道。
時空儘管不同,60年之間的特朗普與麥卡錫兩者依然值得對照。美國社會當中,不管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主義之言口裏說得很重手裏卻拈得很輕,然而俱視為言論與思想自由的彰顯,除非針對種族和美國固有價值。若以此為檢測基準,特朗普言行至少違反兩點:言論造成族裔及社會對立,此其一;撒謊,此其二。前者做過的人不少,六十年代到今天都有人在說在做,左中右都有。更大的問題出在第二點,美國基本價值的底線並非堅守資本主義更不是打倒共產,而是絕對不能撒謊的誠信根本,尤其政治人物。
特朗普的問題便是在此,他錯在撒謊。美國政壇有一條金科玉律:政客可以允許犯錯,卻不可以講大話(allowed to be wrong but cannot lie)。特朗普踩到美國價值的紅線,一腳踢翻從幼兒園到中學都在教導、星期日上教會講道都在宣揚的Honesty。在美國,自由派批評華府是霸權主義老祖宗,右翼指摘左傾政客丟失小政府理念,這是言論自由;但是左右兩派都不敢失守誠實這一關,政客被檢出撒謊只有辭職一途,不能靠幾句語言偽術蒙混過關。喬治布殊內閣像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名句是「有的事,我們是不知我們不知道的」(there are things we don't know we don't know),結果5年之後喬治布殊吃不消,讓他走人;克林頓競選時說「我沒有吸入(大麻)」(I didn't inhale),被狠批到今天仍有人說他「不誠實,不應做總統」。喬治華盛頓砍蘋果樹故事是美國幼兒班教材,言簡意賅,說的就是「不能撒謊」;誰人違反,連小朋友也知該要下台。

相關新聞:【美國大選】特朗普首為言論道歉 競選經理涉為烏政府做說客

傳媒自我救贖 力保第四權不墜

不過,美國主流傳媒反特朗普,不是簡單二分法便等於支持希拉莉。應該說,希拉莉與傳媒的關係是另一類的臭名昭著。耶魯大學法學院畢業的輝煌履歷和法律行頭的尖端地位,希拉莉視傳媒是不入流的攪局者,傳媒則對她的傲慢心態與自把自為嗤之以鼻。兩者對峙,只是希拉莉未有被挖出撒謊證據,特朗普則有,「奧巴馬是伊斯蘭國(ISIS)創辦人」這句,評論認為只要查證便知是謊言。雖然可以解說這不是字義而是意喻,但是作為主要政黨總統候選人,一字一句的指摘就要一字一句的證據。這所以特朗普經常在把話說得過頭之後,雖然未有道歉,卻以另一種方法企圖扭轉自己的說話,以免自我戕傷。
這場捍衞美國價值之爭白熱化是今年的事,是特朗普2月在總統初選領前大發嘴瘋之後。循着事況追溯,特朗普甫參選之初,傳媒態度並非如此,特朗普當時亦不是天天胡扯亂說。美國傳媒今天追剿特朗普,在漫長的選戰紀事可見,在源頭某處是傳媒創造了今天的特朗普,也是特朗普製造自己被傳媒圍剿局面。特朗普非正式出馬是大約2013年,時維大選之後的政治懨悶期,傳媒渴求新聞人物,評論員為了「有競爭選舉」的隱性造王心態,遂視特朗普一言一行為新聞與評說焦點。有一種說法指出,到傳媒發覺此人言論偏激,這時已非言論自由與否可以析義,而係大是大非的與立國精神背道而馳,遂而口誅筆伐,蜜月期極速變酸;特朗普則因部份傳媒忽爾調轉槍頭,因此出言狂轟。
美國傳媒與新聞主角之間的love and hate,過去三年表露無遺,然沉痛教訓是對傳媒遠多於對特朗普。無他,有傳媒為檢便宜力捧謊言政客、為遂一己政治傾向自行造王,從而招來禍讎。可幸最後傳媒傾力自我救贖免受鄉愿所囿,在政治寒天力保第四權不墜,無疑這是一種覺醒,雖然較諸莫羅遲了足足60年。

安裕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