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8月04日

蘋論:
把年輕人推向政治曠野後患無窮 - 盧峯

看到北京官媒及多個團體發放提防顏色革命,反對藏獨、疆獨、台獨、港獨的言論及片段就清楚說明,今次特區政府不惜粗暴干預立法會選舉安排,不顧法理及程序公義褫奪某些提倡港獨候選人的參選資格並不是偶然的事,也不僅是689或「梁粉」們的動作,而是北京當權者的指示,以配合北京的政治需要。只是,北京當權者的強控制不但不會收效,反而把香港政局越搞越亂,令支持港獨的聲音進一步發酵,賠上香港的法治與市民基本權利,做法實在愚不可及,後患無窮。
我們昨天在《蘋論》中提到,北京當權者及特區政府借選舉主任之手無理褫奪一些候選人的參選權,將會引來大量的選舉呈請,隨時令未來幾年立法會面對一次又一次重選,無法穩定下來。然而,大量訴訟及一再重選不過是第一波衝擊,更大的衝擊來自干擾司法制度及釋法。稍稍看一下選舉主任的解釋就能明白,整個決定是如何粗暴粗疏,因為大部份篇幅用上的都是我想、我認為、我信納、我XX……,看不到嚴謹的蒐證過程,看不到任何深思熟慮,連徵詢不同法律意見的確當程序也欠奉,純粹倚賴律政司的建議就剝奪候選人的資格。這無論如何不穩妥、不符合程序公義。

梁為連任勢提請釋法

再看他們列舉的證據如網上資料、傳媒報道及評論同樣毫不嚴謹,根本不足以「定罪」,不足以確立候選人在選後將大搞港獨。拿偏頗的法律意見及零碎不詳盡的資料作為否決候選人參選權的依據根本毫不合理,被法庭推翻的機會可說極大。
另一方面,過往立法會選舉都沒有出現過因政見問題而被否決參選權的事例,也沒有任何先例證明選舉主任有實質權力可以決定某人有沒有參選權。換言之,除了程序失當外,法庭也極可能因為選舉主任逾越權力及違反《基本法》而宣佈他們的決定無效,裁定幾位被禁制候選人有權參選。
好了,問題來了。阻獨派政治人物入特區政治建制既是北京當權者的重大方針,絕不容許任何人包括本地法院阻擾。梁振英為了展示忠誠,為了爭取連任也肯定全力執行北京當權者的意旨,使盡全力阻止法院按《基本法》及法治原則推翻決定。這樣下來,他們肯定會施展人大釋法這記「撒手鐧」,例如由特區政府提請人大常委會釋法,把決定及相關原則強壓在香港的法官及司法制度頭上。到時候不管本地法官如何想也沒有用,不管選舉主任的決定有多荒謬無理也改不了。

青年被迫與體制對抗

要知道法院是保護市民基本權利及自由的最後防線,是糾正行政機關濫權的最後屏障。若果人大常委會釋法,公民自由及權利的防線立時失守,制衡政府的屏障也失去了,這不但嚴重損害法院的權威及公信力,也會從根本上改變三權分立互相制衡的安排,變成行政機關獨大。還有比這對香港造成更大、更長遠的損害嗎?
從政治上看,今次粗暴排擠獨派政團及政治人物的參選也後患無窮。應該看到,開放自由社會不時會出現激進的政治或社會團體,他們會提出一些非主流或較極端的政治主張,對既定政治秩序造成衝擊。最合理、有效的處理方法向來是把這些力量吸納進政治過程,透過選舉及其他互動讓他們在不逾越法律與政治程序下提出、推廣、捍衞自己的主張。主張北愛爾蘭脫離英國併入愛爾蘭的新芬黨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們曾令英國政府非常頭痛,但到如今已成為政治秩序的一部份,透過議會及選舉繼續爭取目標。
特區政府卻反其道而行,二話不說把獨派政治人物包括不少年輕人排除在政治體制外,令他們跌入政治曠野,不能透過體制內的方法包括選舉、互動爭取支持。這樣下來,他們及他們的支持者大有可能變得更激進,更傾向以街頭抗爭及體制外的手法推進自己的目標。換言之,政府的決定形同把一代年輕人推到政治體制對立面,令他們走向跟體制對抗,走向破壞體制,隨時引發激烈的矛盾及衝突。到時候不但政治體制不穩定,社會治安及秩序也會出現大問題!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