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8月04日

選舉主任的中國邏輯 簽了等如冇簽
(時事評論員 林忌) - 林忌

選管會對港獨立場的參選人有不同處理方法,袁國強堅持有其法理基礎。資料圖片

梁天琦被「莫須有」的理由,在法律上屬「道聽途說」(Hearsay)的所謂「證據」,被選舉主任何麗嫦「不相信」梁天琦「真誠擁護基本法」,濫用行政手段去篩選候選人禁止其入閘,是6個被拒參選的候選人之中,手段最為惡劣的。
根據香港法例第541D章《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第16(3)條清楚寫明,選舉主任「可」並「只可」以6個理由決定提名無效,分別是(a)提名人不足或不符資格(b)提名表格未按規定填妥或簽署(c)無資格被提名或喪失資格(d)已報名其他地區或功能組別(e)按金不足(f)已去世;而選舉主任給予梁天琦的「提名無效通知書」上,則借(b)項的「簽署」來玩弄語言偽術,照錄如下:
「我認為,儘管梁先生已在該聲明的文本上簽署,但法律上其實他沒有作出一項符合《立法會條例》第40(1)(b)(1)條規定的聲明。因此,我決定候選人梁天琦的提名為無效」。
這條40(1)(b)(1)條是甚麼呢?即要求候選人完成提名表格有「一項示明該人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聲明;如以正常人能夠聽得明的語言,去覆述選舉主任何麗嫦的說法:「雖然梁天琦簽了名,但用筆簽了名不等如法律上佢簽了名,因此佢提名無效」,理由係「雖然你簽了紙,但你唔係真心愛我(國),所以簽了等如無簽」──這種「中國邏輯」實在令人精神一振!不知可否以此悔婚,說婚書無效?

暴政與人治 推翻法律常識

不以當事人的說法為準,也不以當事人書面回覆的內容為準,說簽了名,不等如「法律上」簽了名,請問要如何證明?白紙黑字的簽名不算數,難道是三姑六婆的道聽途說算數?,然後「我覺得」、「我認為」就推翻一切法律的常識,香港還是法治社會嗎?更荒謬是退後一萬步,即使梁天琦曾經支持過港獨,他是否有權改變主意?他改變了想法,簽名承諾改變,連不需要簽名的「確認書」都簽了,更何況確認書上清楚列明甚至是「恐嚇」──任何人「明知」而作出虛假陳述,或罔顧後果作出不正確的陳述,或「遺漏任何要項」,都均屬犯法;以選管會「確認書」的邏輯,如果梁天琦作虛假陳述,就事後刑事檢控他好了,為何不交由刑事法庭去決定,卻反過來禁止他參選?簽了等如沒有簽,其他不肯簽的又不需要簽,那麼由始至終,叫人簽來做甚麼?選管會就是為了打壓梁天琦,度身訂做此「確認書」,最終因為幾乎所有民主派集體杯葛而破局,要用最下三濫的粗暴手段,禁止梁天琦參選。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竟仍厚顏強撐,說粗暴的手法「有法理基礎」,更荒謬地解釋2月新東補選時,梁天琦「沒有清晰提到港獨的議題」;事實上入圍的參選者,好幾位都清晰以至高調支持港獨,然而特區政府不但濫用法律,更選擇性地濫用法律,甚至面對司法覆核的挑戰時,中共更事先張揚會「釋法」,但選舉主任以至梁天琦之前的緊急司法覆核,都沒有直接挑戰基本法的條文解釋,而只屬於人大常委會完全無權評論的,立法會條例與選舉條例,如何可曲解基本法,去改變本地立法的內容呢?公然顛倒是非黑白,完全不是法律或法治,而是暴政與人治。
對民主派支持者來說,無論是否支持泛本土主義或港獨思想,今日中共要立廿三條以至用「愛國」來審查任何人的「陽謀」,兵臨城下;就有如南明諸王面對滿清一樣,在爭議甚麼七號「朱七太子」、或六號「朱六太子」的名號與利益糾紛,而忽略近在眼前的滅頂威脅,則無論是否能夠港獨,都仍然脫不了柏楊筆下的《醜陋的中國人》的「窩裏反」;香港滅亡在即,其他還爭甚麼呢?

林忌
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