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28日

中共濫權 香港司法難制
(時事評論員 林忌) - 林忌

高等法院拒絕緊急處理梁天琦、吳文遠就選管會要求立法會參選人簽署確認書提出的書法覆核。資料圖片

本民前的梁天琦與社民連的吳文遠等,就選管會突要求立法會參選人簽署確認書,以及就候選人政見提出質問的事情違反法例,就此提出司法覆核要求緊急聆訊,希望在參選提名期截止前處理;然而即使出動了李柱銘,是次申請仍遭到法官駁回,拒絕兩人要求,須與一般案件「非緊急」排期審理;此判決說明,在現行制度下,中共濫用行政權力的做法,即使違反常識與道理,要靠司法機關去制裁「打茅波」的政府,實在千難萬難。
香港人相信法治,是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然而目前最大的問題,卻是行政機關,特別藉英國普通法案例,本身所常引的「三權分立」下,法院極力避免介入行政權力,令政府藉此漏洞「為所欲為」──先造成既定事實;萬一失敗,還可以出動「人大釋法」這種輸打贏要,來作為「使橫手」的尚方寶劍,藉此來恐嚇香港人,行為可恥之極。

以政治干涉法律

例如作為中共全國人大常委的范徐麗泰,表示「法院可按自己智慧、專業知識及香港法律判斷事件,但如果對《基本法》條文不清楚,隨時可以問(人大)常委會」;難道范徐麗泰認為香港的法官,會對《基本法》條文不清楚嗎?這根本就是藐視香港法庭的專業,甚至是侮辱香港法官的言論;這種「失言」絕非無心之失,而是有意為之,只要不是儍的,都明白這是向香港的法院施壓:我要釋法。
中共一方面要求立法會議員簽「確認書」去確認他們所選擇的《基本法》條文,一方面又聲稱就算不簽確認書,本身報名表上已經有擁護《基本法》的簽署。然而范徐麗泰又有沒有尊重過《基本法》呢?《基本法》第85條規定,香港的法院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法院本身如有需要,自然會決定如何去審判,以及按照法律的規定,去做適當的事情;如果法律上法院有需要向人大查詢,就自然會查詢,而不會理會人大「歡迎」或是「不歡迎」;而如果根本沒有需要,范徐麗泰說廢話所為何事?由始至終證明,這是以政治干涉法律。
事實上梁天琦與吳文遠所挑戰的,是就本地立法的《立法會條例》及《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立法會)規例》作出司法覆核,根本和《基本法》條文無關,亦因此連曾鈺成也表示,由確認書引起的法律爭議,沒必要「人大釋法」。
這一切都表明,香港人面對着中國「有權用盡」、「輸打贏要」然後就威嚇「人大釋法」──即事後曲解法律條文,來變相改寫法律內容的做法,已經成為了中國干預香港的常態;事實一再說明,用大陸的說法:「鑽空子」,凡是可利用的藉口,都必然會成為中國濫用的理由,例如2004年的「釋法」──基本法附件二有關2007年後的立法會選舉安排,連「人大常委會備案」的「備案」二字,也可以曲解成為「既有備案,即可以不備案」──竟藉「釋法」改為需要得到人大的「批准」。
亦因此,經歷過中共與特區政府一再濫權與曲解法律後,大家對一切來自中國的,都極度不信任,笑言說「中國的會爆炸」;由醫改質疑中國醫生,到簡單駐港的中國解放軍,連香港的救護車都要「假冒」──竟不掛《日內瓦第一公約》所普世適用的紅十字標誌,卻要盜用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於1973發明及認證的「生命之星」標誌來假冒香港救護車,更藉適用於香港的中國法律《駐軍法》特別是第七條,豁免不受香港運輸署及法律的監管,這說明香港原本良好運作的司法制度,在遇到中共與特區政府不斷濫權之下,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只成為「選擇性執行」的承諾,年輕人越來越支持港獨,正是中共一手製造出來的。

林忌
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