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28日

成立組織助難民融入主流
新德國人︰社會不應有兩個

《蘋果》記者潘柏林、許頌明德國法蘭克福直擊
【本報訊】歐洲難民潮至今未平息,難民襲擊平民旅客更成新聞焦點,阿富汗裔德國人Morsal Hassan 19年前只有6歲,與家人為避戰亂來到德國。她明白難民融入社會有多難,去年她成立援助難民組織Refugee Buddies,為難民提供輔導服務,招募德國人助難民融入社會。她說不讓難民融入德國,矛盾只會越來越多,終與主流社會分成兩個群體。

相關新聞:青年闖伊朗邊境 子彈耳邊飛

祖籍阿富汗的Morsal今年25歲,6歲時因戰亂全家逃亡,抵德後父母冀重新生活,「從第一日到德國,父母告訴我,你要學習!」她用半年時間學會德語,起初自視與其他德國小孩一樣,長大後發覺難民身份不易擺脫,即使兩年前大學畢業,有時別人仍用一種疑問眼光看她。去年爆發的難民潮,觸發她成立Refugee Buddies,希望幫助難民盡快融入德國社會。
很多難民成年後才學習德語,適應新生活比自己當年更難。Morsal招募德國人以一對一形式,為難民提供師友輔導,包括教德語、協助找工作、解決日常生活難題,規模由最初幫助10人增至現時150人。記者到訪當日,組織在法蘭克福一間大學學生會咖啡店舉辦補習活動,初到埗難民大多連英文、德文都不懂,有人苦苦聽錄音練習,有人在德國義工教導下練習德語會話。

「不趁早融入 問題更多」

Morsal說,難民不趁早融入社會,問題會越來越多,可能30年後仍不懂德語,生活在主流社會外,「我們不想德國有兩個社會,應該只有一個社會。」但德國上周發生4宗襲擊,其中兩宗兇手是難民,質疑難民的聲音再起,Morsal說,今次難民潮很多人沒有家人在身邊,居住在300人的收容中心,長期孤獨無助,部份或精神有問題,但大眾不應動輒將襲擊與伊斯蘭國恐襲畫上等號。
傳媒大幅報道難民襲擊個案,Morsal指其實也有很多難民被襲擊個案,甚至居所被縱火。又有很多人質疑難民將政府援助金用作買智能電話,本土德國人也不是人人擁有。Morsal解釋,難民受限制出入境,他們寧節衣縮食買電話,主要想透過通訊軟件與家人朋友聯繫。不過為了令家人放心,往往將德國生活美化,結果刺激更多難民湧入,才發現「德國夢」非想像中美好。
本土利益從香港到德國都一樣受爭議,有人質疑為何德國政府每月提供350歐元援助金予難民。Morsal承認,很多德國人扣除必要開支後,每月可能只剩300歐元買食物。一些工人辛苦工作但退休金亦有限,當社會福利資源有限,低下階層對難民反響便更大,質疑為甚麼不將金錢投放在德國人身上。不過Morsal指出,很多德國人仍支持照顧難民,但若雙方欠了解和溝通,加上襲擊事件一再發生,排斥難民的聲音將難以平息。

相關新聞:港移民︰德30年前歡迎外來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