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27日

禁港獨不等於禁講獨
(Common Ground HK召集人 李兆富) - 李兆富

近年港獨思潮興起,令政府要文攻武嚇去打壓。資料圖片

「我雖然不贊成你的話,但我誓死捍衞你的言論自由。」嘩,有冇再老套點呀?又是盧梭?你可知道,言論自由也有底線?
言論自由有底線?底線又是甚麼?讓我切切實實地告訴你:「言論自由就是,就算全世界人都不同意的話,也可以說出口。」英國人,John Stuart Mill在《論自由》(On Liberty),對言論自由下的定義,其實更加激,去到更盡。
「港獨」和「講獨」,是有分別的。那些還未選上的人,手上沒有權,沒有槍,沒有炮,他們說地球是由寵物精靈統治的,你也拿他沒法子,對不對?煞有介事地要立法會候選人簽確認書,說到底,是這個政權對管治認受性感到心虛,就連空放地圖炮也抵擋不了。
「你這個李兆富。你知不知道,所有事情都是由概念開始?一旦概念深入民心,下一步就是翻天覆地的動盪?你說,散佈思想不就是行動的大前提嗎?」少年,你太年輕了;這句話,我也不知道,應該是對「講獨派」說,還是對那些向北京馬首是瞻的人說。無錯,當年中共奪權,的確在民間做了不少思想工作。可是,中共最終還是槍桿子裏出政權呀?

沒有人可侵犯別人的自由

「你……你……難道甚麼也可以胡說八道?」無錯。假如有一日,「港獨派」說要禁「殘體字」、要禁普通話,我也一定會反對到底。我討厭「殘體字」,但不會阻止別人用「殘體字」。最多,自己拒絕讀「殘體字」的出版,要是錯失了欣賞不世出的巨著,損失的,也只是自己。普通話說得爛,但不代表我要禁止別人說。
「自由,難道就代表甚麼都沒有底線?」自由的底線,就是沒有人可以侵犯別人的自由,不可以傷害他人。言論會傷害他人嗎?假如「講獨」言論傷害了任何人,請拿出證據來。
「香港自古以來……」夠了,中共可不是自古以來中國的統治者。將中共和中國劃成等號,我恐怕只會挑戰到中共的統治認受性。《基本法》第5條也說好了,香港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中共在這個城市,又應該如何自處?
我知道,香港有人因為各種原因不贊成港獨;反對港獨,亦非權貴專利。可是,你可以不認同一種觀點,不代表你有權去將別人禁聲。自由的底線,就是你有權不聽,有權保持自己的信念和價值。假如我到今天仍然認為,香港人的身份比中國人的身份更能代表我,那是我的自由,反之亦然。
說到底,要候選人簽署確認書,是企圖以法律方法去處理政治問題。結果,政治的問題不會得到解決,卻又增添了法律的問題。事件已經不在於是否支持港獨,而是我們為了這個政府的無能,究竟要再付出多少代價?就算你今天可以將所有「講獨派」逐出建制,你可以將他們逐出香港嗎?假如他們繼續在香港,以建制外的身份繼續「講獨」,你又可以怎樣?最終,是要廿三條立法嗎?就算經過廿三條立法,講,又是否等於煽動?
要候選人擁護《基本法》,為甚麼要只針對那幾條?《基本法》第107條要香港政府量入為出,做議員的是否要承諾要避免政府在今後會出現赤字預算?《基本法》第22條禁止中央機構在港活動,議員又是否要對中聯辦的協調說不?算了吧,是誰帶頭破壞一國兩制和《基本法》,大家心知肚明。
假如說,政治只是一場戲,就讓這場戲繼續下去吧。可是,真正擁有實權的,我們卻斷不可以讓它越權。這是自由的底線,就算政治不正確,也要捍衞每個人的言論自由。禁止港獨,不等於禁止講獨。

李兆富
Common Ground HK召集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