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7月11日

坑灰未燼山東亂
(自由撰稿人 范克) - 范克

王光亞指銅鑼灣書店在香港出版攻擊內地政治制度的書。資料圖片

到底銅鑼灣書店對中國的影響有多大,導致中國要擄人調查?就似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譚耀宗的耳上瘜肉,明明對健康無多大影響,但就要當成對生命有嚴重威脅的「第一優先個案」處理,需要特事特辦,馬上切除。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在中國政制,算起來是領導。按照中國邏輯,領導耳上的瘜肉,當要視為癌症來處理。幫領導插隊診症,何罪有之?所以伊利沙伯醫院獨立調查,涉事醫護毋須停職處分,不過是一國凌駕兩制的眾多結果之一。
中央專案組調查哪間書店講習近平壞話,危害國家安全,在中港邊境拘捕林榮基,香港境內擄走李波,是幫國家診症割瘜,當然無問題;就算有問題,都是香港人的問題。何況剃頭穿橙衣,已經非常好待遇。你看中國五千年歷史,專政日子多久,就有多少酷刑,現在會用刀叉食人肉,可文明多。
白糖紅糖差不多,死人活人差不多,法制法治差一個字,一國和兩制也就差不多了。中國人和香港人,大家都有眼耳口鼻,憑甚麼隔一條河,就可以做危害國家安全的事?君不聞「寧可台灣不長草,也要解放台灣島」?隔着一個海都這樣叫囂,中國公安抓香港書商問罪,就是平常事。覺得跨境擄人有問題的人,倒應看看香港在地圖上的位置,緊記香港是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有義務維護國家安全。
王光亞說:「在香港出版攻擊內地政治制度的書,然後拿到內地來賣,這樣的一國兩制是他的理解,這樣的一國兩制不要也罷。」這個「不要也罷」,其實很多香港年輕人都有同感,但以前是抗拒大陸的一制入侵香港的一制,而經歷眾多事件,見識到中國人和中共高官的破壞力後,連一國都感到反感,打從潛意識抗拒中國。
看來王光亞忘記鄧小平容許香港人繼續批評共產黨;中共高官亦忘記毛澤東抄贈傅斯年的一首《焚書坑》:「坑灰未燼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對中國反感,要起兵作亂,不是看幾本習近平情史,或者中共權鬥實錄就能培養出來,問問年輕人即可知一二。少翻書多上網,總聽到京官對香港內政指手劃腳;到街上走走,偏聽到普通話的刺耳叫嚷;租金上升,小店結業,社區光景不再,變成藥房金舖,通通都是生活經歷。
日常生活多壞,還可以忍受一下,但焚書坑儒抓書商是甚麼年代的事?香港人難以理解,區區禁書怎可能顛覆國家。反而說好的一國兩制,你的河水硬要來犯我的井水,在你的國家被顛覆之前,我的日常生活就已經被你顛覆了。這一刻談論國家安全,就更令港人怒不可遏。加上兩年前的一句「香港不存在剩餘權力」,制度上不允港人治港,今日批評的話都不准說,所有疏通渠道都堵塞,河水氾濫成災,亦不過是一國凌駕兩制所必然導致的惡果而已。

范克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