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6月23日

蘋論:
「認罪騷」掩飾不了貪腐與民憤 - 盧峯

中國政府各級官員大概沒有讀過作家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名著《1984》,可他們的所作所為卻不斷在落實小說中的荒謬可怕情節,當中用得最義無反顧的是逼無辜無罪者自己承認有罪,再以此大肆宣傳,希望把大家的腦袋清洗得乾乾淨淨;只會記得「官老爺」或「老大哥」對事件及人物的定性,忘記事實,忘記真相。最後,他們想打造出的是一個「二加二」可以等於三或等於五或等於一的荒謬社會,一切由北京當權者說了算。
反右、文革時的批判與自我批評運動,要知識分子、學者,任何有獨立想法的人自我招認「莫須有」的罪名固然教人觸目驚心,受害人數以百萬計。六十年後的今天,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北京當權者及它的管治集團依然在用同一套卑劣的手法,樂此不疲。我們看到敢言的記者高瑜被迫在電視上認罪,我們看到維權律師浦志強成為官媒導演的「認罪騷」主角,我們當然也看到銅鑼灣書店幾位員工包括林榮基先生的「認罪」片段及新聞。多謝林榮基先生,香港市民以至國際社會都知道「認罪騷」是如何煉成的,都不會再被輕易騙倒。

炮製認罪騷打擊維權行動

最新的「認罪騷」是陸豐烏坎村原書記林祖戀。這位村委書記為了維護村民權益,為了追究村民土地被佔的醜聞,希望發動維權行動包括向上級政府上訪申訴以求改善。誰知道未出發就被「執法人員」拘捕。然後,政府及官媒全力炮製新一場「認罪騷」,由原書記林祖戀「親身說法」供認自己收受賄賂,承認個人行事粗疏以至涉及貪污行為,並因此而被捕,跟維權及烏坎村土地被侵佔事件無關。
但正如本報訪問的內地律師所言,林祖戀的認罪片段明顯有旁人作提示,有人給予特定訊號才說出自己的「罪狀」。也就是說,所謂認罪其實就像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先生的認罪片段一樣,都是精心安排及「被導演」的。此外,官媒說有人簽名「告發」林祖戀,可這些人已公開表示自己根本沒有寫過類似信件,所謂告發根本是揑造。
而且,若林祖戀這村委書記全心受賄貪污,他早已賺得盤滿缽滿,根本不會再積極為村民維權及開罪上級,甚至可能跟非法佔有土地的人合作詐取村民更多地自肥。由這些迹象及環境證據可以看到,林祖戀的「認罪」片段完全是官方一手監製導演的,是用作「人格謀殺」林祖戀的,並藉此打擊烏坎村的維權行動。

指控傳媒煽動是侮辱村民

不僅這樣,汕尾市政府還把村民自發的維權行動包括在村內遊行說成是香港及國際傳媒煽動組織,又點名批評包括《蘋果日報》在內的傳媒策劃、導演整場抗爭。市政府發言人還說「將依法採取措施」。我們不知道依法採取措施是不是意味滋擾正常採訪的記者,是不是意味驅趕記者,只知道烏坎村的維權抗爭從來都是村民自發的行動。抗爭初期根本沒有引起太大注意,只因為村民的堅持才令非法佔地事件逐漸有傳媒報道,成為震動中國以及國際社會的群眾自發維權事件。現在,汕尾市政府居然指控傳媒煽動、導演事件不但是對本報及香港新聞媒體的侮辱,更是對抗爭村民的侮辱。要是市政府及廣東省政府能公正處理非法佔地問題,事件其實早已解決,根本不會拖延多年並一再成為矚目的新聞事件。
林祖戀的「認罪騷」跟過往的「認罪騷」一樣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顛倒是非黑白,混淆視聽,好令高級的官員可以把失誤、濫權、貪腐的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要他人作代罪羊。可是,一再上演的「認罪騷」已變成笑話鬧劇,沒人再相信,沒有人理會;而諉過於記者傳媒也只反映當權者黔驢技窮。
更重要的是,這種包庇貪腐濫權行為的做法只會進一步削弱政府本身的公信力,打擊民眾對政府的信任,並令民怨累積及深化,烏坎村維權抗爭長期持續反映的正是這樣的危機。若果北京當權者繼續倚賴「認罪騷」維穩及處理異見,類似烏坎村的抗爭大有可能遍地開花,社會難有穩定。

周一至周六刊出

盧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