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5月26日

有娼有炮中國式腐敗
(時事評論員 林忌) - 林忌

有團員爆出夜蒲醜聞,團長馬恩國最初表示無權干預團員私人時間活動。資料圖片

法律界親共的一帶一路訪京團,驚爆團員夜蒲醜聞,報道刊登團友與包括金髮美女的跳舞艷照,甚至有女子撫摸團友下體的照片,令中共所吹捧的「一帶一路」成為了網友的笑話,由「夜場性戰經濟帶」,化成「慾海絲綢之路」,所謂人大法工委副主任張榮順的「槍炮反港獨」聖旨,頓成「要娼有娼,要炮有炮」。年輕人眼見這些「愛國人士」的所作所為,心中想起的,正是其團長3年前在立法會那一句:"You are not even a fxxking Chinese"──對,我們才不是你們(這種)中國人。
以往「愛國人士」的腐敗,市民早有所聞,如變相賄賂的賭場回佣,或與大陸貪官的腐敗尋歡,分別只是未能親眼看見證據;原屬私德上的敗壞,之所以令人震驚,是涉案者竟連短短幾日的公職外訪,也如此肆無忌憚毫無節制,那麼眼能見的冰山一角以外,腐敗還有多少?反過來思考,近年香港如此多匪夷所思的荒謬事情,有幾多是這種由中共官場,所傳染過來的腐敗所引致的?
舉例說,香港城市大學的體育館的恐怖塌頂,就引來為何香港的學校也成為了中國式豆腐渣的質疑;意外後揭發所謂「綠化工程」竟超出天台承載力3倍,沒有入則屬違法僭建,城大一再堅稱工程的「認可人士」──專業測量師,都可以一再出聲明否認,堂堂大學一眾高學問者,也可以在糊裡糊塗的情況下,興建了必然會倒塌的非法僭建工程,以成千上萬的學生性命作賭注,也難怪一般小業主不斷高呼反圍標,投訴工程的貪污腐敗時,完全投訴無門,任由勾結的管理、顧問、工程公司等所宰割了。
正所謂上「梁」不正下樑歪,當年以校董會主席推動城大綠化工程的,正是「香港僭建之父」梁振英特首。梁振英在山頂住宅僭建木花架、葡萄架與玻璃棚等「綠化工程」,也涉及4個不肯出來「認數」的「專業人士」;當梁振英一再說謊,包括曾對記者說「所有設施已入則,無僭建問題」,事後屋宇署卻對特首輕輕放過之時,那麼如今城大的僭建有如梁宅翻版,則是必然再發生的事情;可悲的是香港人如此善忘,沒有從城大塌頂意外回憶起梁宅僭建風波,令人慨嘆:人類總是重複同樣的錯誤。
香港由上至下腐敗到這個地步,最關鍵的問題,就是「殖民地宗主國」中國本身──共產黨官場的腐敗,不斷腐蝕兩制;權貴紛紛「上京」去擦鞋,與中共的權貴及其後人官商勾結,去換取在香港狐假虎威的「中共代理權」,再以此去壟斷各種利益,成為了近年在香港政商界的唯一真理。於是水務署不查鉛水,屋宇署不理僭建,由上至下,連專業人士與大學也淪陷,正式一國融合,兩制玩完。

政府任人唯親 無能無德者眾

今日香港特區和英治時代的最大不同,是七、八十年代的英屬香港在沒有民主的情況下,英國人也制訂了一套規則,即使英人有特權或利用職權,仍要大致遵守這套規則來做,例如用人是以品格與實績,以管理能力以及專業來決定去留。即使是英國自己人,做錯事或引起民憤,也同樣要下台問責。
然而至97政權移交以後,香港的管治日漸大陸化,由董建華時代的路祥安施壓要去職,梁錦松偷步買車要辭職,葉劉淑儀犯眾憎要下台,到如今則退化至沒有申報利益,囤地以至收受利益,也永遠不用下台,所謂「政治問責制」,真相是「政治分贓制」,由官員到親政府的權貴,連最門面的工夫都不用做,政府用人唯親,只問關係而沒有是黑非白對錯,有能者不願加入政府,無能甚至無德者,則求官出仕,巧立名目去搶劫香港的財政儲備。
要娼有娼,要炮有炮,不止是戲語,而是共產黨對付港人,以至打壓港獨的法寶, 的確是「娼」與「炮」──即誘之以聲色犬馬酒池肉林的利益,以及槍炮壓制人民的權力。

林忌
時事評論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