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5月18日

世道人生:我的文革故事 - 李怡

中共九大之後,在軍管之下全國開展「清理階級隊伍」運動。

1970年初,紅衛兵造反運動已經平息,工宣隊(工人宣傳隊簡稱)和軍宣隊進駐學校、機關、企業,各地成立革委會,中共開了九大,社會似乎在軍隊控制下恢復了秩序。
三月的一個周末,我如常到深圳探望在深圳中學教書的妻子,還有兩個小女兒。到家後,妻子還在學校未回家。我到公安局報戶口,誰知公安局的辦事人對我說,我要到我的原籍新會報戶口,才可以離境。我說哪有這種事?但沒有道理可講,他直接在我的回鄉介紹書上批註要回原籍。
妻子回來,告訴我她要到學校居住,因為要對她審查,懷疑她是「反革命分子」。並說一周前有一個香港人因為用一份香港報紙包着些東西回來,被指為作反動宣傳,已經被槍斃。她回來只是要帶些衣物,和安頓兩個女兒:大女兒跟媽媽去學校住,小女兒就由保姆在家照看。隨後屋外已有人呼喚她必須走了。
那天晚上,我一夜未睡,又擔心妻子,又擔心自己明天能否出境,或被拘留。我多次緊抱小女兒,預感會有好長時間不能見面。
第二天在出境處等了兩三個小時,終放行,但被告知日後要到原籍註銷戶口。那就是說,我大概不能回來了。
那時我創辦左派刊物《七十年代》未久,回港找中共駐港的左派領導人談這件事,沒有回應。就這樣,我在惶惑中受了四個多月的煎熬,無法回家,無法與妻子通消息,不知她和女兒的狀況,甚而不知她死活。一邊工作一邊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在狂跳。那是我人生中最痛苦、前景最迷茫的四個月。後來接到妻子來信,要我回去,我猜想她大概過關了。儘管仍然不安,還是立刻回去。這次不再需要到原籍銷戶口。見到妻子,恍如隔世。晚上她悄悄說,她不想留在大陸了。這是她思想的很大改變。過去她有好多次留港機會,她都沒有留下,因為她覺得是祖國培養她,她應該留在祖國服務。她說,審查時先以黨的名義說她老公是英國特務,問她相信黨還是相信老公。她沒有選擇餘地。後來審查的人說她是配合老公的潛伏特務,她就知道自己的選擇了,因為是不是特務,她自己最清楚。她說,如果你們這麼說,我就相信老公了。於是一連串批鬥。
那是中共九大之後,在軍管之下全國開展的「清理階級隊伍」運動。各種名義,各種方式對所謂「地、富、反、壞、右、特務、叛徒、走資派、漏網右派、國民黨殘渣餘孽」,進行一次大清查。非官方的數據認為,期間有3,000萬人被鬥,50萬人死亡。
那次事件後,父親是中共革命元老、哥哥是資深黨員的妻子,思想徹底改變,我對愛國主義、社會主義也開始大大懷疑。不完全是因為對我們自身的傷害,而是看到那專政的手段,那軍隊體制延伸到整個政治體制的對暴力的迷信,那敵情觀念之深之嚴,文革時固然發揮到極致,文革後至今仍一脈相承。(文革50年之二)

李怡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