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5月18日

蘋論:「碉堡」內的張德江如何聽民意 - 盧峯

終於明白英女皇談到去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英之行時為何會拋下“Oh, Bad luck”(真倒楣)這樣的話。只要看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來港的排場是如何擾民,為一般民眾的生活帶來多少麻煩,在保安上有多少額外的要求,就不難明白英女皇及接待習近平一行的英國官員遇上的麻煩有多大,面對的「客人」有多難纏。無怪連閱歷、經驗、見識過不同國家不同年代政要的英女皇也大感頭痛,慨嘆有這樣的接待任務「真倒楣」。

警獅子山駐紮淪笑柄

當然,英女皇的bad luck或倒楣已過,港人的麻煩才剛剛開始。從昨天起,整個灣仔北包括會展一帶及政府總部幾乎成了碉堡及禁區:四處圍起了比人還要高的水馬,佈置了大量鐵馬及臨時打造的閘門,並有五千警力駐守,不惜做到五步一崗,十步一哨。而當張委員長的車隊到達、出巡或要「落區」視察時,各區道路可能忽然被封,封路時間及範圍更是沒有任何準則及資料,市民日常生活、商業活動肯定大受影響。
最可笑的是,為了防止有人仿效前年「雨傘運動」期間在獅子山巔掛上「我要真普選」直幡的壯舉,警隊特地派出警員在山上駐紮,防止類似行動,以免張委員長看到甚麼不想看或尷尬的訊息。只是,那裏有鎮壓,那裏就有反抗,社民連成員及其他市民依然成功在筆架山及其他地區掛上「我要真普選」或「結束中共專政」的直幡。
不過,出了漏洞後,未來兩天警察部署將更嚴密,不管是商業、政治中心都刁斗森嚴,恐怕更多山頭成了警崗防止出亂子。這樣擾民的訪問真可說是前所未見,怎不是bad luck!
另一方面,警方對新聞採訪自由的限制前所未見。首先是肆意劃定所謂的保安區,連範圍也不肯公開,意味警方將任意按本身的需要或方便設立,並以此為依據限制所有人包括記者的活動,令記者根本無法正常、自由的採訪。要不是被固定在遠離會場或會議的採訪區就是被關在保安區外頭,甚麼也採訪不了,只能等候政府新聞處、新華社或中央電視台發出相關消息,這不但不合理及不必要的限制新聞自由,不僅是赤裸裸的剝削港人的知情權,更把香港變成跟中國其他城市一樣,事事由官媒、喉舌說了算。

收窄自由空間壞先例

最令人擔心的是此例一開,往後有甚麼大型公眾活動、政治活動也會採取類似的方法,隨意設定保安區,然後對市民及新聞界作出不合理及嚴苛的規限,變相收窄集會、表達自由的空間。這真是後患無窮!
是的,全球恐怖襲擊威脅都在上升,香港也不可能獨善其身,完全不顧政要包括內地領導人的保安問題。但重視保安,重視安全絕不等於隨便限制新聞自由又或是隨便作出擾民的規定。跟英、美等國的政治領袖相比,中國介入其他國家或地區的政治紛爭不算多,成為恐怖組織襲擊的目標的機會甚低,是否需要把保安提升到如此嚴重情況是個大疑問。而且,張德江雖是人大委員長又主管港澳事務,但在習近平大權一手抓下其實不算是有實權官員,在國外的名頭也不響亮,拿他做襲擊目標的機會其實相當低。至於香港本地的情況,雖然農曆新年時發生過旺角騷亂這樣的暴力衝擊及抗爭,也有一些團體聲言抗爭無底線,但這樣的勢力在香港是極少數,只要警方嚴加監視,他們要接近會場或領導人已極為困難,更不要說採取任何行動。
張德江的訪問當然有它的重要性,可訪問的重要性正在於聽聽民意,正在於好好聽取市民及民意代表的聲音,以營造一種較為和緩、寬鬆的氣氛,成為打破中港僵局的契機。他昨天到港後也說此行要「看、聽、講」。可現在的保安安排卻把灣仔北及多個地區變成戒嚴區那樣,市民以至記者都難以接近。這樣下來,張德江怎可能聽到民意、怎可能看到香港社會真像呢?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