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6年05月16日

無奈的棋子 
兩派武鬥成政治犧牲品

108,412

「照計有咩仇恨呢?大家都是同班同學。兩派打起來,都認為自己才是維護毛澤東革命路線。兩邊都死人。」老羅(圖)嘆息當時身不由己,後來才明白實際兩派都被利用,成政治犧牲品。

「政治狂熱 誰能逃避得了?」

1967年廣西城市到農村,單位到學校,無不分裂成兩大陣營,支持原省委書記、軍頭韋國清者稱「聯指」,反對者稱「4·22」(1967年4月22日南寧萬人遊行靜坐被壓後組成的群眾組織)。又以紅黑劃分,根正苗紅的革命子女多加入「聯指」,老羅和多數黑五類子女一樣加入了「4·22」。
「我校四個學生兩個老師死了,聯指的也死了兩個。」從寫大字報、到拿木棍石頭、到用槍炮,老羅沒想到會發展到武鬥死人的地步,「更唔明點解解放軍會打我們。」時值1968年,劉少奇已倒、新的權力機構「革命委員會」已遍佈全國,毛中央不再需要「造反群眾」,針對廣西造反派的「七·三」報告成了圍剿「4·22」的尚方寶劍。
老羅說要趁頭腦清醒,將經歷講出來給後人了解文革,其中一篇寫「禽獸展覽」:「只是行街經過,就被抓困木籠,一展就幾日。一幫人是人,另一幫人被當禽獸。其實都是普通人!」子女不感興趣,他感慨:「講他也不信,還笑點解你們咁笨要參加。不參加就被認為對毛主席不忠實、不積極,當時政治狂熱,誰能逃避得了?」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