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5月09日

世道人生:
人類文化的黃金時代 - 李怡

英國國家肖像館(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位於國家美術館北側。美聯社

在倫敦眾多博物館中,有一個國家肖像館(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座落在國家美術館(National Gallery)的北側。肖像館收集了歷史上重要的、著名的英國歷史人物畫像,也包括素描、雕塑、照片等多種形態。國家肖像館也同所有博物館一樣,是不收費的。不過,目前在兩個小廳裏,有俄國肖像藝術特展,卻要收費5鎊,相信是因為要從俄羅斯運來的關係。我走進去,開始看了幾幅,就被鎮住了。對我來說,這小廳展品帶來的感動,可以說超過了整個國家肖像館的展品。
展品展示的,是19世紀後半葉到1917年俄國十月革命前的俄國作家、作曲家、演員和藝術家們的肖像。我年輕時最先在左派學校中被推介讀蘇聯小說,走進社會後就沉迷於俄羅斯十九世紀的現實主義文學,深受契訶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托爾斯泰等作家的人道主義、深刻反映現實和對人性的解剖挖掘所影響。其後聽古典音樂,又愛上了柴可夫斯基、莫索爾斯基的作品。我的美學世界很大程度是十九世紀的俄國文藝塑造的。
在俄國肖像展品面前,不能用栩栩如生來形容。在一本畫冊中,每一幅畫像的對頁,都有一張畫像中人的攝影照片,照片與畫像相比,可以說完全看不到這些作家、音樂家的神髓。同樣的畫像,有些我也在印刷品中看過,比如契訶夫、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畫像,就相當熟悉,然而站在畫像前看卻與在印刷品上看的感覺全然不同,我看到的不僅是這些大師的神髓,而且是他們的作品裏的精神世界,甚而是他們自己的人生坎坷。照片的感覺,印刷品的感覺,完全不能取代站在畫像前的感覺。
比如派羅芙繪畫的陀思妥耶夫斯基肖像,作家雙手抱膝,眼睛向下凝視,彷彿望向只有他才能看到的黑暗。他的衣服鬆鬆垮垮,似是隨意穿上。他緊繃的面容,像是代表他所塑造的小說人物,他的《地下室手記》裏一個地下室生活的人,一個內疚的罪犯,一個絕望的傢伙。這幅畫讓我想到這位被認為最早在作品中表現存在主義思想的作家,一生的坎坷:長年發作的癲癇症,宣傳革命而坐牢、流放、幾乎被處決,欠債和趕稿還債。他的作品中的靈魂碎裂也傳遞着他自己的心聲。
画家勃拉兹繪畫的契訶夫畫像,作家冷峻的面容,像解剖刀一樣的眼神,夾鼻圓形眼鏡,黑色的西裝和領帶,讓人想起他的劇作《海鷗》的台詞:「為甚麼你總是穿着黑色的衣裳?」「因為我在為我的生活戴孝。」
庫茲涅佐夫為柴可夫斯基繪製的畫像,作曲家緊繃着的臉龐上閃耀着痛楚的微光,殘酷地勾畫出這位創作《悲愴交響曲》的偉大作曲家的情感弱點。
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俄國的文學、繪畫、音樂何其偉大!藝術家的敏感、誠實,探索着對社會的不安。這個人類的文化黃金時代,到1917年共產黨掌權,就成為了悲劇性的終結點。

李怡

周一至周五刊出

http://www.facebook.com/mrleeye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