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5月09日

中國以冷戰和歷史思維看南海
(獨立研究員 徐子軒) - 徐子軒

美國國防部長卡特視察南海巡航航母。資料圖片

南海的領土爭議近來越演越烈,主要的博弈者美中兩國均不斷測試對方底線。如4月初美國國防部長卡特(Ashton B. Carter)登上在南海爭議海域的航空母艦史坦尼斯號,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旋即視察南沙群島反制。美國剛開始與菲律賓在南海聯合巡邏,中國就隨後宣佈與汶萊、柬埔寨和老撾達成南海共識。同時,中國也計劃進行各種奇思妙想,像是打造永興島為國際金融中心、在南海建立海上浮動核電站,以強化自身的存在。
不過,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建設再多也不能改變島嶼的地貌屬性,而這端視海牙國際仲裁法庭仲裁結果。法庭預計將在5、6月作出判決,世界正拭目以待仲裁結果。亞太地區的攸關方,如澳大利亞、日本、越南、馬來西亞等國都派遣了代表團旁聽(美國則因為不是公約締約國,而被拒在外)。即使國際法界的專業人士多認為,這場仲裁不會有絕對的輸贏;中國亦可以理所當然地不執行結果,中國仍是強硬的主張不接受不參與,以及法庭不具管轄權的三不原則,這便是西方所擔心的方向。
事實上,中國並非第一次對簿國際公堂。最近一次應屬私營、卻是官方背景濃厚的黑龍江國際經濟技術合作公司、北京首鋼礦業投資公司等企業,與蒙古國的投資協定仲裁案。這是由中方所提出,時間是1991年,迄今尚未結案。再往前推,就是1928年的事了。那時美國無線電公司認為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既然已經有約在先,就不能和其他公司簽約,因此請求仲裁,結果為中華民國勝訴。這兩件事比起領土紛爭雖然都是小事,卻顯示中國確實可以遵守國際法規則。

中共習慣凌駕法律

問題在於中國新共和的繼承者──共產政權習慣凌駕於法律之上。共產政權在1970年代奪得中國代表權之後,在長達20年後的1993年,才選擇恢復與仲裁法庭的關係。既已選擇恢復關係,前提即是順從法庭秩序。法庭在預審程序內首先認為,菲中兩國均為聯合國海洋公約成員,必須遵守公約內關於解決爭端的規定,且法庭的調查與審理程序,皆會通知中國,中國也可以選擇隨時加入,因此即使中國表明不參與仲裁,也不會影響法庭結果。再者,中國認為國家的主權爭議可透過外交途徑談判,像是2002年的南海行為宣言,就有協商解決爭議的觀點。但這也不構成排除國際法庭的管轄權,畢竟公約具有國際法效力,而宣言只是宣示性文件。
說到底,沒有國家希望南海成為大戰的導火線,如英國不斷地提醒中國違背國際法的後果,其國防大臣房應麟(Michael Fallon)在ASPEN安全論壇上提到,若中國不接受仲裁結果,將會為國際孤立;負責東亞事務的國務大臣斯懷爾(Hugo Swire)亦強調,仲裁庭的裁決具有拘束力,英國將支持此一結果。在在都表明無論中國的冒進擴張政策難以服眾,若中國仍以冷戰思維看待國際法、以歷史思維看待南海,則未來和平必將進入倒數。

徐子軒
獨立研究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