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20日

蘋論:不追究「行李門」將令特權擴散 - 盧峯

「行李門」醜聞發展到今天已經不僅是梁振英一家人的醜事,它更成了一面照妖鏡,把各種各樣只懂向權貴獻媚,只懂把一切事不問是非都弄成政治鬥爭的人照得無所遁形,讓大家看清楚他們醜惡的一面。

工聯會出賣打工仔

最新近現形的當然是自命為工人代表實質上打壓打工仔,一面倒向權貴傾斜的工聯會及它的屬會。在今次「行李門」醜聞中,受害、受欺壓的是前線執勤的航空公司地勤人員、空姐及機場保安人員。他們一向忠實、盡責的履行本身職務,嚴格執行機場安全檢查的規定以確保機場及飛機旅客安全。誰知這一回被濫權的梁氏一家威逼,被他們怪罪而委屈得流淚,最後還不得不為特權背書,成全所謂「特事特辦」的做法。像這樣的委屈,像這樣無理的欺壓,作為代表打工仔的工會理應第一時間出頭為他們仗義執言,直斥濫權者的不當行為,為上班族討回公道之餘更要維護基本的規則規範。可工聯會及它的屬會在「行李門」醜聞上非但沒有挺身支持受特權欺凌的上班族,不但沒有支持其他工會採取行動,反而誣衊他們的抗爭行動是政治陰謀,是為了打擊梁振英連任的機會,甚至為此不惜公開說「特事特辦」之類的特權是常態,不須大驚小怪。他們還要求屬下會員不支持行動。這種置打工一族利益於不顧的做法,這種抽打工仔後腿的做法,這種置工人利益於不顧的做法,還好意思說是代表工人利益的組織,真是荒謬絕倫。
事實上工聯會不僅是在出賣打工仔利益,更是在出賣整體市民的利益,置市民以至海外旅客的利益於不顧。按照他們的說法,航空公司隨時可以「特事特辦」讓其他人代勞把行李送到機場禁區及登機,不必「同行同檢」,他們更指這不是特權更不會損害機場安全。但正如空中服務員總工會(空總)代表指出,讓其他人代帶行李根本不符合國際機場安全規定,為機場、航機安全帶來巨大風險。一旦讓不法分子利用所謂「特事特辦」渠道把行李帶進禁區,安檢登時形同虛設,恐襲威脅也會上升,讓旅客、機場服務人員及空中服務員登時暴露在巨大的風險中,隨時受傷甚至成了機場、飛機恐襲的犧牲品,還有比這對市民、機場工人的人造成更大傷害嗎?
除了這些實質的出賣及傷害外,工聯會之流指鹿為馬,顛倒是非黑白的做法根本是在荼毒社會,敗壞實事求是的風氣。「行李門」醜聞根本不是甚麼政治陰謀或炒作,而是梁振英一家的濫權、掩飾、推搪造成。要不是梁振英夫婦強出頭,用自己的權位欺壓航空公司及機場前線人員,而是按正常規矩讓女兒自行帶行李安檢過關及上機,根本不會有甚麼事,誰也不會找他們一家人麻煩。要是梁氏夫婦出事後公開致歉,承認做法不當及不理想,而不是死撐到底及要其他人扭曲事實,規例為他一家護航,風波也可以迅速過去,不會拖延到現在還繼續發酵,更不會出現周日逼爆機場反「特事特辦」的大規模抗爭行動。換言之,風波的始作俑者,把風波越鬧越大變成政治醜聞的不是空總或其他工會,更不是甚麼政黨或議員,而是梁振英一家,而是一眾「梁粉」及像工聯會般助紂為虐的人。也是這夥人把「行李門」醜聞政治化。

特權像癌細胞擴散

前人大代表朱幼麟先生在星期天的反特事特辦集會中說:「希望同大家一齊搵到濫用特權的源頭,消滅呢個源頭。」這番話聽在梁振英及一眾梁粉耳裏當然不舒服,可卻是大眾市民的心聲。特權本來就像癌細胞那樣容易擴散,傷害整個社會的肌理。「行李門」醜聞反映的是「癌細胞」存在於香港特區的最高層,存在於政治架構的核心,我們更不能坐視,更有必要及時割除化解,不然特權、特事特辦會從最上層一直蔓延到整個政府及公務員體系,到時候甚麼規矩規例都蕩然無存,剩下的只有「我阿爸是XXX」!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