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02日

蘋論︰
香港經濟前景只有陰霾! - 盧峯

繼穆迪之後,另一家重要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宣佈下調中國及香港的評級發展,從穩定轉為負面。標普調低評級的理由跟穆迪相近,同樣認為中國經濟增速將持續放緩,債務上升速度加快,負債比率將從今年佔GDP 165%升至三年後的180%,令經濟及金融體系面對更大風險。標普認為,這些因素有可能令他們將中國今年或明年的信貸評級下調,所以決定把中國評級前景從穩定降為負面。而由於中國是香港的主權國,加上兩地政治、經濟、金融關係非常密切,標普同時將香港的前景展望評級降為負面。
再有評級機構調低中國、香港的前景評級並不讓人意外,事實上若果只有穆迪一家作這樣的決定才真教人奇怪,因為兩地經濟特別是香港的不利因素多不勝數,整個經濟基調已經變壞,往下來的增長只有越來越慢,經濟金融風險則越來越高,不僅短期前景展望負面,中長期也難以樂觀。
正如我們在較早前指出,過去二十多年來香港的經濟增長主要靠一個基礎及兩方面的動力。一個基礎就是香港的制度優勢包括穩定的政治社會秩序,法治,高透明度及重視確當程序。兩大經濟推動力則是暢旺的樓市及高速增長的中國經濟。只可惜,這些基礎及利好因素已開始急劇轉壞及褪色,不但無法推動香港經濟再上一個台階,甚至可能把香港拖進長期的停滯。

制度失優勢驅使外資撤港

先說香港的制度優勢。不管是回歸前還是回歸後,香港的優勢都非常突出及明顯。法治及獨立司法制度固然非內地的「以法治國」及黨高於法律可相比,社會穩定及按確當透明程序處理爭議,同樣教內地城市望塵莫及。可惜,自梁振英上台及中聯辦全面干政後,透明確當程序已逐步變成黑箱作業,因才任用的meritocracy變成用人唯梁(粉),變成用人唯關係及政治取向。政府的檢控決定也經常充滿政治考慮,對於不同意見者嚴苛,對親政府的則寬鬆。這些變動加起來令香港的制度優勢大為遜色,要持續吸引外資及國際企業流入固然有困難,還有可能驅使原本在香港設總部的企業離開,轉到更穩定、制度實力及軟實力更優秀的地方。
經濟發展的基礎削弱了,原本推動香港經濟高速增長的兩個因素同樣大幅變壞。先說房地產市場。過去二十年來,香港經濟的好壞盛衰跟樓市起落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回歸前的樓市大牛市令香港不同行業都受惠,銀行、法律專案、裝修、建築……等不斷有增長,連帶政府庫房也豬籠入水,盈餘儲備大增。九七、九八年一場亞洲金融風暴令樓市大逆轉,樓價不斷尋底,成交萎縮,香港內部消費及投資因此大受打擊,即使出口持續有增長仍未能拉動整體經濟,直到沙士過後樓市回穩加上內地推出CEPA及自由行等政策以後香港經濟才總算否極泰來,走出困境。現在,本地樓市經歷超過十年牛市後開始轉勢,樓價累計下跌一成多,未來一段時間將持續下跌。再加上特區政府大幅增加土地及樓宇供應,即使樓價不出現九七、九八年般的插水式下跌也肯定逐步陰乾,長時間拖累消費及投資表現。
中國因素同樣沒有最壞只有更壞。經過超過三十多年的持續高速增長後,中國經濟累積的不平衡,累積的過剩產能及債務已到了難以處理的地步,再加上人口紅利耗盡,經濟管理趕不上複雜的市場經濟體制。

經濟放緩或引發群眾運動

未來幾年中國經濟增長將迅速放慢,從過去接近10%降至4%甚至更低;而放緩過程引發的矛盾及危機更是棘手,隨時出現政治經濟系統性風險(systemic risk),例如像八九年那樣的大規模群眾運動,動搖社會穩定。事實上目前北京當權者不斷加強對政治、社會的控制就是為了防範這樣的systemic risk。
即使不出現這樣的大震盪,中國經濟也不可能再像過去那樣為香港帶來大量的新增資金及購買力,甚至可能反過來要從香港抽取資金,令香港經濟「貧血」。
失去了穩固的發展基礎,失去了推動經濟向前的動力,香港的經濟前景展望只怕有一段長時間都是負面,難有起色。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