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3月13日

海闊天空:醉貓房 - 鍾尚志

在醫學院念書的時候我不太熱衷上課,但挺喜歡在教學醫院的急症室流連。當年都柏林人口不足50萬,市內卻有多間急症醫院。這些醫院按時間表輪流接收急症。每當輪到隸屬我們醫學院的醫院收急症的日子,我就呆在急症室。只要當值的師兄師姐們不嫌我阻手阻腳,我便跟在他們身邊一起接收急症入院的病人,幫忙寫病歷,填驗血單;間中被指派去做一些抽血、打點滴、吊鹽水、導尿或縫傷口的工作,就心花怒放。
經急症室入院的病人林林總總,有肺炎發高燒的、有中風半身不遂的、有胸口劇痛心肌梗塞的、有投河自盡的、有車禍的、有闌尾炎的、有因家庭暴力受傷的。愛爾蘭人酷愛杯中物,每逢周末急症室都擠滿了因醉酒鬧事打架的傷者,被人用啤酒瓶扑得頭破血流的每晚總有十個八個。
大凡頭部受傷的病人,要問清楚受傷時有沒有昏迷、之後有沒有嘔吐,以評估顱內出血的風險。可是病人爛醉如泥,曾否昏迷實在說不清,嘔吐是因為喝醉了還是腦受創也難以判斷。急症室的護士長對着堆滿了急症室的醉漢無法可施,只好把他們都集中在其中一間房間「觀察」,待他們酒醒才讓他們離去。
縫合頭皮傷口的工作往往被分派到我們醫學生的身上。爛醉的病人不大感到痛楚,很多時候上不上局部麻醉他們都不知道。清理創口、縫針、打結等基本外科技術,就是當年在「醉貓房」(Drunk Room)學會的。

鍾尚志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