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2月03日

沙皇個人表演 港大全民皆輸
(自由撰稿人 周信) - 周信

李國章日前指圍堵校委的示威學生像吸了毒。資料圖片

李國章兩度成為報章頭版新聞主角,相隔只有一天,在教育界以至行會問責官員團隊來說,都是一個新紀錄。
第一天的標題是「被兩百人圍」,還可以說是意外,因為校委會會議過程順利,李氏本來躊躇滿志,計劃在第二天才召開記者會「接受公眾讚美」,想不到走出會議室即變成另一世界。
看了這一天的報道,任何心戰專家及公關專才都會建議李國章以靜制動,讓輿論發酵批評馮敬恩等「不法分子」,但李國章翌日自編自導自演了一場「沙皇復仇記」記者會,為報章製造了第二個封面。
李國章搞記者會所為何事?一非澄清謠傳,二無新料補充,純粹只是罵人,即使先送上惺惺作態的「扮道歉」,在場的記者無一會為其所感或所惑。
道歉貴乎虛心與真誠。李國章的神情言行從來不會予人這種感覺,加上真正動機與面目立即現形,而且越鬧越high,甚至連記者也不放過,在場所有人士(除了不諳中文的馬斐森校長)一早已知翌日的新聞報道必會是另一次「致命的意外」。
如果李國章沒有搞這個記招,今天的輿論應會一致批評當晚學生的過激表現;如果能找到更多的證據證明有外力介入,李國章當會更振振有詞譴責不法分子的行為。可惜江山易改品性難移,李國章再一次向公眾證明他是如何的「打擊敵人不手軟,抹黑對手不遲疑,排除異己不留情,目中無人不掩飾,摧毀港大不足惜,得罪人多不自知」。
李國章的如意算盤是針對與打擊馮敬恩、梁麗幗、余若薇甚至是梁國雄,公眾應會同情支持,建制必會瞓身力撐,輿論自會追擊加壓,但由於李國章實在自信過大,加上掌握與引述的證據資料一錯再錯,除了現場收不到預計的效果,其後更沒有人敢奮不顧身去表態支持。

自以為真理在手

為了要向中央交代,建制派如今唯一能做的是不停攻擊馮敬恩和梁麗幗,令其他支持他們的學生「聞風喪膽」,但要任何建制派今天公開聲稱李國章是校委會主席合適人選,給他六個月時間便會做出成績,恐怕將會是強人所難。
今天港大若即時在內部進行民意調查,不論是老師、教職員或學生,會有多少人支持李國章,答案亦會明顯不過,至於校友更不用說,否則便應會有支持者馬上飛身響應李國章的吸毒論和支持校長的「找暴徒」呼籲,而非只敢溫和地建議雙方應盡快恢復溝通。
一位在現場目睹整個過程的長者在個人網誌說「惟有心虛者才覺得學生是暴徒」,文章廣泛流傳,且不說李國章與馬斐森等校委當夜是否心虛,但與台灣民進黨蔡英文當選後的「再三謙卑」呼籲已形成了一個強烈對比。
服人以理、服眾以德。李國章以為自己真理在手,只要能坐下來逐一細說即可服人,殊不知當天的記招連服人以理也做不到,更遑論是服眾以德(須靠個人態度及記者的如實報道)。
先代大學向公眾道歉的目的本是展示王者之風,批評學生及政黨的目的應是展示個人理性辯才,李國章自忖藝高膽自大,以亞瑟王自居,不聽取專業意見,結果只再一次證明他是不折不扣的沙皇,但因此苦了港大的學生事務處、校友事務處和傳訊事務處,日後將更寸步難行。港人對馬斐森不敢寄以厚望,唯一可做的是搖頭嘆息,百年老店如此急轉直下,港大校友能不同聲一哭。
執筆至此忽發奇想,馬斐森若有差池,沈祖堯將是最佳繼任人選。沈氏一七年中大約滿,由徐立之接其位,從此港大人管港大,中大人管中大,豈不皆大歡喜?

周信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