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1月11日

醫護情:一隻勞力士的故事

一個晚上,我如常的回到自己病房,在約束一個病人時,我的右手被一個女病人咬傷,很快便被送往急症室治療。資料圖片

我的右手漸漸由白色變了粉紅色,再變成鮮紅色,圓圈齒印清晰可見。不只肉體上的痛,心也痛了。心痛是因為不想父母擔心,不想其他同事分擔我的工作量,不想看見自己脆弱的一面。
一個晚上,我如常的回到自己病房,在約束一個病人時,我的右手被一個女病人咬傷,很快便被送往急症室治療。
請病假的每一天,洗澡時望着鏡中的我,不只看到手上的傷口,也感到心裏脆弱的傷口,像有無比的痛,淚水不自覺地流出來。這一刻我亦意識到自己情緒出現問題,於是把自己的情況告知上司,她把我轉介往心理治療師。第一次與心理治療師面談的45分鐘裏,我大概哭了30分鐘。在回家的路上心裏一直在痛。
「盡快走過黑暗的時光,我們熱切期待你回來!」
「等你帶隊吃喝玩樂!」
「快些康復與我們繼續歡樂啦。」
「錫番你!」
「我們等着你回來」。
看見慰問卡上每一句鼓勵的說話,至今心中仍覺感動,讓我浸在你們的愛和關懷裏康復過來。現在右手上的一個烙印,雖然曾經給我一個不快的經歷,但轉個角度看,從這次的工傷,我知道得到的,遠遠大於我身心所受的痛楚。所以我不再叫這是一個烙印,而是一隻「勞力士」,這一隻「勞力士」令我想起每位愛我的同事、好友、上司,和曾經幫助我的人。

逢周一刊出
撰文:沙田醫院精神科社康服務部註冊護士李雅嘉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