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1月03日

視障咖啡師克服缺陷
摸杯溫打奶泡

【本報訊】10歲時證實患上罕有遺傳性視網膜退化病變,16年間衰退至只剩一成視力,只能感受光與影。完全失明的陰霾、伸手看不清五指的生活,卻無礙他探索七彩繽紛的世界。由名店售貨員、活動助理到導賞員,有人願意請,他便願意試。「睇唔到嘢,對我嚟講係遲早嘅事,正如每個人都會死,但你唔會因為咁,乜都唔做」。去年8月,他就受訓成為咖啡師,憑重量和溫度,以心代眼,為客人沖出一杯杯香濃咖啡,他是26歲的張英華(Benny)。
記者:呂麗嬋

磨粉、填壓、上把手、溫杯,出水沖咖啡……站在咖啡機前的Benny,動作不算利落,卻很專注。位於西環卑路乍街的LEX caf𥌎,去年中開業,共有10名員工,他是小店聘用的首個亦是唯一的視障咖啡師。胸口掛着名牌,以資識別。「咖啡店反正需要人,算係新嘗試。」負責人Mimi強調,聘用視障人士不是慈善活動,Benny與其他咖啡師做一樣的工作,無分彼此。
「沖咖啡未算難,打奶泡先最難」。一般人大抵很難理解失明者的生活,平時倒水,他會聽聲,憑水聲確定水是否滿了。牛奶密度低,無聲可辨,他就憑杯身的溫度,確定份量。就是打好奶泡,倒進咖啡面,一樣要苦練,「咖啡杯大細唔同,奶泡要貼住個邊先靚」。看不見,就憑重量推算,反覆練習,「𠵱家練緊拉花,技巧唔難掌握,最難係拉完唔知靚唔靚,要同事幫眼」。直視身體上的限制,他很坦白。

沿地氈計枱數送餐

除了沖咖啡,一腳踢的小店,咖啡師還得送餐。「地下鋪咗地氈,沿住地氈條邊行,我數過,總共8張枱」。健全者忽略了的細節,他不敢掉以輕心。「同事都好幫忙,唔會胡亂移走枱凳。最難得係呢度啲客人亦好友善,會用手接或者主動清咗張枱俾我放低」。視力不斷退化,他沒退縮,但亦深知,找工作將隨着眼前只剩光影的現實,越來越難。「有人由發病到失明只2年,有人20年仲睇到」。

曾做連卡佛售貨員

父母視力正常,偏偏他與大一歲的姐姐,小五先後發病,「曾經怨過,但我知怨都冇用」。若人生是場競賽,16年間衰退至只看到光影,他說已比下有餘。「比你好嘅人一定有,比你差嘅亦肯定唔少」。痛苦來自比較,知足常樂的道理,Benny身體力行。他說最記得中學畢業後第一份工,是在連卡佛做售貨員,「嗰時仲有3成視力,喺手袋部仲OK,一調去鞋嗰邊就出事,睇唔到鞋盒上寫嘅鞋號」。
由左瞞右瞞到瞞不了,眼巴巴看着衰退中的自己,失明陰霾無處不在。有人頹喪自閉,自此不再踏出家門,他就爭取時間,看多一點。如是者,過去數年,他做過活動助理、按摩店收銀,還有美孚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的導賞員。去年八月,愛飲咖啡的他,甚至膽粗粗參加培訓,成為視障咖啡師,「做到呢份工,係夢想成真」。公開就業有賴態度開放的僱主,有人願意請,他便願意試,Benny說。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