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2月14日

教院升格 校政民主化的契機 
(立法會議員、浸大副教授 陳家洛) - 陳家洛

教育學院將會正式升格成為大學。資料圖片

港大校務委員會否決委任陳文敏為副校長雖已塵埃落定,但引發的爭議仍餘波未了。可以說,透過推動校政民主化保障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已經成為本地學界和學術界的主流取向,而香港教育學院升格為大學就是一個契機。
傳媒流出的港大校委會議錄音,揭露一眾親政府校委權貴一大堆令人咋舌的、無知的言論,已經向社會和大學的師生揭露了負責大學管治的校委會自廢武功,不能擔起捍衞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的神聖任務。不少學界中人和社會人士已對由特首擔任資助大學校監和由他委任大學管治架構成員的權力表示質疑,校園內外瀰漫要求大學管治改革,促進校政民主化的氣氛。
這股氣氛相當具體地體現在港大校友評議會的兩次特別會員大會之中。數以千計的港大校友投票表達他們對由特首出任港大校監的不滿,以及對由政府安插在港大校委會的李國章出任校委會主席的反感。校友的反應一方面凸顯他們對梁振英政府的不信任,也同時彰顯了他們對大學校政民主化的訴求。
除校友以外,大學學生和教職員處於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遭受衝擊的風暴中心,對爭取校政民主化更是責無旁貸,多間大學的學生會和教職員工會,都透過不同形式表達他們希望修訂各間大學的相關法例,廢除特首兼任大學校監的規定,以及增加校董會或校委會民選代表的比例。
就在此社會氣氛下,陳文敏教授提出把握香港教育學院升格為大學的契機,透過修訂現行的《香港教育學院條例》,促使升格後的香港教育大學成為首間不再由特首擔任校監,而且大幅增加校董會內民選成員比例的資助大學。從現實角度出發,這肯定是推動所有大學民主革新的理想突破點。

政府不應影響校政決策

教院是於上世紀九十年代,由當時五所師範學院合併而成,因此規管其院校管治的法律框架與其他本地資助大學並不相同。例如由於上世紀的教育政策由當時的教育司署或教育統籌局主導,因此香港教育學院的校董會存在不少來自教育當局的官守成員,對即將升格的教院而言,絕對是過時落後、必須廢除的官僚制度。教院升格時,將無可避免地對其管治框架進行檢討及修訂,教院理應持開放積極的態度,鼓勵師生及校友集思廣益,就將來這一所教育大學的管治架構提出不同方案。
香港教育大學新的院校管治法例框架的立法過程,將必然引起社會和議會對校政民主化的關注及深入討論,直接觸及特首是否應該兼任大學校監的問題,也有空間討論政府委任校董會的組成和各類成員的作用,其後果絕對有可能形成一股修訂各大學相關管治法例的動力,推動院校民主化自然事半功倍。
有人不經思索就指出由特首出任校監和政府委任校董會成員的做法,其理由是希望體現政府對各間資助大學的監察角色。這個說法的無知之處在於現行的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GC)及研究資助局(RGC)等制度,早已涉及各大學的願景、發展策略、規劃及表現等範疇。政府實在不需要、絕對也不應該試圖透過運用校監的權力或政府委任的校董會成員的影響力,達到影響校政決策及人事任命的效果。因此,政府當局唯一反對大學朝向校政民主化方向前進的理由,就是要大學裏有一班好使好用、聽話服從的保皇黨!
教院升格程序已經啟動,法例的修訂工作相信亦即將展開。教院中人,無論是教職員、學生抑或校友,是時候發揮自下而上、積極參與的民主精神,讓每一位持份者均有機會就院校管治體制的改革發聲,向政府和議會爭取嶄新的校政民主框架。香港的院校管治能否翻開新一頁,啟動一股民主化的浪潮,教院師生和校友們,看你們了。

陳家洛
立法會議員、浸大副教授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