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2月07日

醫護情:便條

急症室醫護人員經常面對病人生死。資料圖片

「放下心,心下放,不放心,心不放!」這是我給同事雯雯的便條。
多年前的一個凌晨,正在醫院當更,突然收到通知隨醫療隊到大火現場。不消十分鐘便抵達,正驚訝半夜三更,為何那麽多人在街上之際,濃濃的燒焦味道已傳到鼻上。黑黑的濃煙不停湧出,消防員拉喉噴水,已有傷者陸續被救出火場,由救護車送院。
到達醫療指揮車,知道大火現場內漆黑一片,間隔又多,救援有一定困難,更不知有多少傷者,大家聽後,都心裏一沉。我們為傷者一個接一個的插喉,打靜脈注射,一個一個地交回救護員送到醫院急症室。
天亮了,大火也熄滅了。我們跟隨救護車回到急症室,已是早上七時多。早更同事慰問說「辛苦了!」 回想現場,我們搖頭嘆息,無言以對。入了休息室,看見同事雯雯茫然地坐在椅上,也問她昨夜急症室的情況。
「急症室第一至第六病格全躺着病人,全在插喉急救,全都救不到,用盡了所有方法都沒有用,全都在急症室的殮房,沒有姓名」。我安慰雯雯說:「我們已盡了力。」大家都帶着疲乏的身軀回家。在床上閉起雙眼,一幕幕情景又浮現。
兩天後再遇上雯雯,她說十分困擾,失眠了幾個晚上。我說大家都已盡了力,始終是一個悲劇,只有希望這樣的悲劇不要再發生。此刻我們仍要緊守自己的崗位,救急扶危是我們的職責。
放工前,便寫下字條,送給雯雯,也送給自己。

逢周一刊出
撰文:北區醫院中央護理部護士長李海棠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