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1月24日

「Vote Them Out」梁振英先輸一仗
(公民黨黨魁、立法會議員 梁家傑) - 梁家傑

梁振英早前曾呼籲選民要對泛民票債票償「Vote them out」。資料圖片

雨傘運動後,梁振英意氣風發地呼籲香港人在今年區議會選舉及明年立法會選舉懲罰泛民,用選票將泛民逐出議會(Vote Them Out)。
11月22日區議會選舉前,氣氛低迷,政府與建制派刻意冷淡處理,可能認為投票率高對建制派弊多於利,部份建制派候選人拒絕出席選舉論壇,而政府最大動作是在投票日前不久,及時宣佈「欣賞香港」益街坊系列活動,利用公共資源,製造和諧氣氛,間接為建制派造勢。
選前,我懇請泛民支持者踴躍投票,人人皆是香港足球隊門將「英雄輝」,以選票作為鋼門楣、鋼門柱,抵禦梁振英染紅香港。
區選意料之外地投票人數和投票率創新高,泛民整體成績比上屆好。以敝黨為例,派25人參選,比上屆少16人,總得票反而升了四千多票,10人當選,比上屆多3人。
筆者落區助選期間,見到建制派的宣傳策略與梁振英的「Vote Them Out」一脈相承,凸顯泛民是雨傘運動推手,該受到選民懲罰,票債票償云云。可是,他們錯判形勢了,以為香港人單一思想,不是佔中就是支持梁振英政府,封殺泛民的「Vote Them Out」必然一呼百應。
事實擺在眼前,在普選一事共產黨背信棄義,許多香港人即使不支持佔中表達方式,但認同或至少同情佔中背後的意義,對梁振英及助紂為虐者反感。梁振英惟北京馬首是瞻,連一聲支持港隊都不敢說;樂此不疲搞鬥爭,一再挑戰香港人的價值觀和底線,物極必反,求變,是民心所趨。
一年前,銅鑼灣被佔領,對當區居民帶來不便,但大坑選區的選民沒有響應梁振英呼籲懲罰傘兵候選人楊雪盈,她初試啼聲就擊敗了建制派對手。
同樣受雨傘運動啟蒙而參加區選的徐子見,在東區漁灣選區勝出,他報名參選時開宗明義,目的是阻止民建聯鍾樹根自動當選。誰會料到,在這個老區,竟有兩千多票不是懲罰徐子見,而是授權他「連根拔起」。
多了傘後新鮮人特別是年輕人參選、投票、當選,肯承擔,亦有能力承擔,而選民願意給他們機會,是今次區選一個令人鼓舞的可喜現象。

世代更替是發展之路

過去一年,筆者不下一次公開說,打算明年放棄競逐連任,結束12年立法會議員生涯,因為對傘後組織與青年一輩充滿想像和期待,世代更替四字縈繞心間。今次區選結果證明筆者的想法沒錯,世代更替是持久發展之路。
比較泛民各黨在今次區選的部署與勝負,筆者認為以下是一個正確方向。當選區議員,大多數並非靠知名度,而是「揼石仔」般在社區耕耘,發掘當區需要,組織居民一起處理。一個新人落腳社區,如果由零開始摸索,會花費很多時間和資源,往往事倍功半,產生挫敗和無助感,政黨應該更有系統地整理、複製和傳授「揼石仔」經驗,才能加速繁衍。
先不論泛民資源少過建制的先天缺陷,區議會雖已廢除委任議席,民主派陣營區選成績亦有進步,但建制派囊括七成議席的格局大致上無變,泛民世代更替與加速繁衍必須相輔相成,才有望破七。
政黨一詞,在香港不幸地沾染貶意,傘後新人不喜歡加入現有泛民政黨,不緊要,但仍需要組織起來,才能發揮加倍力量,守護香港,長期作戰。
「Vote Them Out」第一回合,梁振英失敗了,但以他作風,總會砌詞向北京邀功的。
總的來說,第一回合,表達選民求變的兩個意義,其一,選民告訴參政團體和人士,要世代更替,其二,告訴共產黨,香港人不受梁振英指揮,若要特區政府有效管治,首先要去除梁振英。北京若然充耳不聞,香港人惟有在第二回合,即2016年秋天立法會選舉中更明確表態,求變的欲望只會膨脹,不會消失。

梁家傑
公民黨黨魁、立法會議員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