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1月23日

恐怖襲擊短期內難以平息
(資深傳媒人 盧峯) - 盧峯

馬里日前亦遭遇恐怖襲擊。資料圖片

聯合國安理會一致通過議案,要求各國加大力度打擊伊斯蘭國。這算是法國的小小外交安慰獎,也為總統奧朗德未來一星期的外交攻勢添點聲威。可是,安理會通過議案不意味國際社會將組成聯軍或採取聯合軍事行動,是否出手、如何出手還得由成員國自行決定。從目前的情況看,美國不太熱衷,俄國仍在看有甚麼回報,法國總統要組成聯軍打擊伊斯蘭國仍需努力。
大部份政府在本國或國民遇襲後都申言會反擊,會來一場反恐戰爭,以追捕及消滅發動襲擊的組織。只是,說發動戰爭容易,有沒有真正做好戰爭準備包括讓民眾為未來的風險做準備才是關鍵。因為所謂反恐戰爭畢竟是戰爭,是有casualties、有代價的,人民日常生活也難免受影響或被扭曲。
由美國CIA前資深情報人員Michael Scheuer寫的《Imperial Hubris: Why the West is losing the War on Terror》,就批評美國政府沒有決心打一場真正的反恐戰爭,各界斤斤計較士兵傷亡情況,又不敢動用各種可能的手段,結果成效唔湯唔水,既不能減少傷亡,又不能全面殲滅敵人,只能拖拉到現在。今次伊斯蘭國的血腥襲擊當然天怒人怨,但法國政府如何打這場戰爭,能否說服人民接受戰爭的代價非常關鍵。若果法國還是口談戰爭,但其他一切如常,不作準備,新一輪反恐戰同樣不會成功,那份威脅將會長期存在。

其他組織或效法伊斯蘭國

更令人擔心的是伊斯蘭國不是唯一的恐怖組織,其他恐怖組織如阿蓋德看到伊斯蘭國的行動引來舉世注目,甚至把它抬舉為全球公敵後大有可能躍躍欲試,做copycat以類似的手法發動攻擊,殺傷無辜平民特別是西方國家或大國公民,以引起世界注意。前幾天在非洲馬里發生的酒店恐襲就很有可能是他們對伊斯蘭國的回應,希望向世界及西方顯示,他們也有能力進行襲擊,也可以對西方國家人民造成傷害,不能當他們冇到。
當然,除了爭取聲勢及曝光外,這些恐怖組織本身也存在實質競爭關係,特別是在爭取資金、死士上。事實上恐怖組織背後都有金主,金主肯定要求組織有作為、有威脅。此外,吸引類似死士的僱傭兵不容易,組織需要讓成員或準成員覺得他們能成氣候而不是irrelevant(無關緊要)。伊斯蘭國以一己之力單挑法、俄、美三大強國,最近連中國及其他人質也不放過,把阿蓋德完全比下去。阿蓋德及其他恐怖組織要保持曝光及吸引死士的能力,便不能不有所作為。
按這樣的邏輯,西方大國包括法國越高調及大張旗鼓打擊伊斯蘭國,短期內越有可能引來更多copycat,令恐襲危機升溫,不同地區的政府及國民以至遊客都不能不提高警覺。
九一一恐襲後,各國花了大量氣力及人力物力加強飛行安全,也令人貨流動的障礙增加。今次巴黎恐襲以及馬里襲擊的規模雖不及911,但實質及心理影響不輕,歐盟各國已同意收緊《神根公約》下的自由通行安排,未來在歐洲各國穿梭大概不會再像現時那樣方便。

盧峯
資深傳媒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