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1月23日

醫護情:麻木

有人說,在急症室工作對死別應該會感到麻木。我們的身體或會麻木,但感情卻從來沒有麻木。

有人說,在急症室工作,見過不少悲歡離合的場面,尤其是對於死別,應該會感到麻木吧。這是真的嗎?我們的身體或會麻木,但感情卻從來沒有麻木。
一對年輕的夫婦誕下嬰孩,一家三口原樂也融融。不料一個晚上,嬰孩忽然昏迷不醒,送到急症室經一番搶救,嬰孩最終不治。年輕媽媽懇求我們讓她抱抱嬰兒,再唱一次兒歌哄他入睡,見她溫柔地搖着嬰孩,慢慢哼起母親的愛歌,知道這是她最後一次哄他與抱他,我感到心裏好像不停湧出眼淚。
40多歲的一家之主,突然心臟病發,正當我們盡一切努力為他急救時,一直在外等候的妻子,此時走入急救室,請求我們讓她跟丈夫說一些鼓勵說話。她緩緩地走到丈夫耳邊說:「支持下去,不要放棄,一家人等着你回家。」急救房一切停頓似的,大家心裏酸溜溜得不能說話,只有默默為這一家人打氣。
20多歲的兒子在意外中死亡,父母難以控制傷痛的情緒,院牧趕來為他們開解。在小房間裏一談就差不多5個小時,我問院牧:「你好像未有吃過早午飯。」他淡淡地說:「好像是。」他飢餓的感覺可能是麻木了,但關愛病人的那一團火正在燃燒着。

逢周一刊出
撰文: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急症室護士長胡業輝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