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0月16日

區選協調不能踩過界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 錢志健) - 錢志健

即使有民主動力協調泛民區選,2047香港監察的候選人錢家和(左)仍與其他泛民撞區,最終需要轉選區。資料圖片

在雨傘運動過後,不少人也說要政治覺醒。政黨以外,雨傘組織不斷湧現。政治大議題爭拗不斷,特首選舉在2017年,立法會則在2016年尾,36天後的區議會選舉已在倒數中。落筆的一刻,距離區議會提名的五點鐘死線已相差不遠。在我而言,或許和普通人的想法也一樣,不希望一個選區的區議員是千世萬世地自動當選。更甚的例子,是一代傳一代的另類霸權。
最後的入紙衝刺時刻,也見到有民間團體用盡方法拿到最少十個有效提名,從而挑戰建制派的地盤。區議員的工作是否芝麻綠豆,幫你滅鼠趕蚊咁簡單?在立法會35個功能組別席位當中,有六席來自區議員,需要15名區議員提名便可競逐其中五個自2012新增的席位。區議會選舉關心區內事,這是很清晰的。但政治議題並非完全放在一旁。另一邊廂,中聯辦介入操控區議會選舉的疑團對很多人來說已是不爭的事實。阿爺有組織動用人力資源去「深耕細作」,蛇齋餅糭始終有人要,是名副其實的佔領香港。
在泛民的協調機制下,又是否完美?如何處理撞區的問題?假如協調機制出現了甩轆事件,又該如何處理?我作為召集人的2047香港監察不是政黨,但在2047香港監察的框架下,我們謙卑地也有派出三人出選。先講一些背景:我們在9月13日,從民主動力得悉灣仔司徒拔道沒有泛民人士參選。9月13日在民主書院籌款晚會當晚,本人從民主動力方面得知司徒拔道區是「白區」,2047香港監察便報名參選司徒拔道。在此之前,我們還早已「申報」山頂區。十三天後,鄭宇碩、陳健民及傘下組織成員在9月26日星期六,分別以WhatsApp及電話形式知道我們會有三人出選。陳健民希望可以協調。陳健民說到其實有一位灣仔廣義的成員大約一個月前決定轉離司徒拔道,民主動力內部唯一職員林正軒便把司徒拔道劃作「白區」。但陳健民所指,民主動力內部負責人沒有向他知會司徒拔道已變了「白區」。民主動力給我們的「白區」資料還在WhatsApp內,絕對清晰。民主動力又指2047香港監察不在「協調名單」內。

協商不能變舞弊行為

認識鄭宇碩自和平佔中開始。何時民主動力來了一個「Q嘜認證」?2047香港監察一直歡迎理性的協調,但協調不到的時候不能強迫別人調區參選。協調就是協調,再進一步霸王硬上弓就會變了踩過界,形成高壓手段式的協商。更嚴重就是迫使別人離開或退出,也是違法行為,任何人也不應踩界。其實錯不在我們,多人參選同區競選也可演繹為發光發亮。2047香港監察也受到個別人士不必要的網絡滋擾。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對候選人或準候選人使用武力或威逼性手段,或威脅對候選人或準候選人使用武力或威逼手段的行為也是舞弊行為。任何人作出以下行為,即屬在選舉中作出舞弊行為:對另一人使用武力或威脅的手段,或威脅對另一人施用武力或威脅手段,以影響該另一人或第三者在選舉中參選或不參選;或撤回接受提名。
最後,區議會候選人最後一批「死士」,可能來自反對拆上帝招牌的傳道人、牧師、社工等等。上一屆區議會投票率只有41.5%,相對立法會的超過半數為低。或許區議會議題真的甚為悶蛋,但只要香港人肯挺身而出,打破悶局,支持民主及真普選的人比例將會提升!

錢志健
資深對沖基金經理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