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0月13日

要麼給民主,要麼拿掉自由!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佔中發起人 戴耀廷) - 戴耀廷

近日的港大副校風波刺激到不少傳統上立場較溫和及中間的人加入抗爭行列。資料圖片

從港大事件一步一步的發展,先是由親中媒體瘋狂地攻擊和抹黑陳文敏教授,誓要阻他出任港大副校長,到校委會以「等埋副校」這等荒謬理由去拖延任命,至校委會中十二個委員否決了任命,卻沒有交代詳細原因,我們可看到事情並不簡單。若非學生代表馮敬恩把校委會內的反智言論披露,也不知道有一些校委所持的理由竟比「等埋副校」更加荒謬。
從事情發展前後公眾所見的事實看,絕對可合理地懷疑整件事是北京政府的某政治力量,在雨傘運動後,透過各種方法,尤其是現任特首運用他的權力,去打壓反對的聲音。或是為了殺雞儆猴,或是寧枉毋縱,現在打壓的對象擴展至一些政治上相當溫和、甚至中立的人士,包括港大校長馬斐森,就是很好的例證。

激起溫和及中間派反抗

不過,現在當權者在香港要打壓,但又未敢做到趕盡殺絕、人頭落地,根本不能產生足夠的震懾效果,還帶來反效果,刺激出更多人出來參與抗爭。過去一些溫和的人,認為不去抗爭而只透過對話就可以帶來改變。中立的人以為只要明哲保身,不去招惹是非,就不會惹來麻煩。但當權者現在有理無理地,把所有不是他陣營的人都視為敵人,即使那些不想抗爭或想置身事外的人,突然發覺連他們也避不開強權的欺壓,令他們感到唇亡齒寒,不情願也要參與抗爭的行列。
幸好香港現仍保留着相對健全的法治制度,令港人還可享有相當程度的自由。在法治之下我們的自由仍受保護,令當權者現在的打壓手段,對信念及意志堅定的人來說,阻嚇力並不足以讓他們退卻。不過,一旦他們決志要抗爭,除非是把他們各種自由也一併拿掉,不然他們就不會放棄,直至抗爭的目標達成。
新加入抗爭的溫和及中立的人,不少都是有識之士,只要他們各種自由未受損害,以他們的智慧、網絡、影響力及動員力,必會為抗命的時代注入新的資源及力量,把抗爭帶向新的高度,令抗爭能最終成功的機會大大增加。
當然當權者不可能不知道只以這樣的力度去打壓,越打壓會越刺激更強的抗爭力量及意志。那為何當權者不索性狠下心以最大的力度壓下來,徹底把港人的抗爭意志粉碎呢?或許當權者也想這樣做,但他們也知道在香港的處境之下,以更大力度去打壓,所產生的反抗力只會是更大。到時不單溫和與中立的人會加入抗爭,可能連支持政權的陣營也會陷於分裂,北京政府一直依靠在香港管治的建制力量中不少人,也有可能倒戈。
當然北京政府還可以更狠一點,就是徹底由來自北京的管治團隊去替代香港的管治力量,但這引發的危機就不會止於香港了。並且即使這樣做,那也不能保證香港會變回一個可管治的地方。在那種情況下,那差不多是與整個香港開戰。中共在此時此刻,即使在國內也不敢以這種手段去對付抗爭,更何況在香港這國際城市,要進行如此全天候及全地域的「內部戰爭」。
但那為何當權者還是要去打壓呢?當權者就算不讓步,為何不起碼收斂一點去減少衝突出現的機會呢?這樣即使不能減少抗爭的力量,但至少也不會令抗爭的火越燒越熾熱。其實我也想不到原因。一個說法是當權者太愚蠢,看不見打壓會帶來反效果,但我看這解釋不太能成立,因他們不可能是蠢人,不然也不能攀上現在的高位。
另一說法是有小人從中作梗,因對一些人來說,香港越亂,他能保住權位的機會就越大,故他用盡方法去挑起事端,以令香港內部出現更多紛爭,好讓他能從中取利。我看這可能應是很大的,而事實可能正在發生中,但這還不能提供足夠的解釋,因當權者不可能不知道這人的問題,也應有能力制止他繼續這樣做。
第三個說法就是中共要操控一切的本能,及目空一切的本質,令當權者雖明知打壓只會帶來更大抗爭,也不能忍住不去這樣做。若是這樣,直至當權者能有足夠的智慧及意志超越他的本能與本質,香港的民主改革也無望了。不過,若當權者能及早醒覺到這點,那就盡快履行承諾給港人真正的民主好了!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佔中發起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