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18日

鼓勵多用的士Apps或電召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關焯照) - 關焯照

近月的Uber事件令香港社會關注的士行業的現狀。資料圖片

筆者不喜歡在香港駕駛,通常選擇的士作為代步的交通工具。在過去的六、七年,每次返回寫字樓都是電召的士,回家時則大多在街上等候的士,但經驗與大家一樣,經常被拒載。相較而言,電召的士司機的服務明顯勝過街上兜客的的士司機。電召的士司機的禮貌較好,也很少兜路。因為在乘客和司機的配對方面,電召的士絕對有優勢:在接order前,司機已有資料,例如目的地,來衡量是否值得去接載,將配對出錯的機會大幅減低。
上月底,理大公佈一項關於的士行業現況的調查,結果顯示在最近10年,司機的收入在剔除通脹後沒有增長;司機的平均年齡超過50歲;市民和遊客認為的士服務與他們的期望有落差,有三成三的被訪者更願意多付車資,以換取較優質的服務。本地的士行業發展出現不少問題,誰是罪魁禍首?
政府一直以來以控制車費和的士牌數量來規範的士行業,但從1998年至今沒有公開拍賣新的士牌,所以牌照數量一直維持在18,138。現時擁有一輛的士的車主(俗稱單頭車主)高達6,873人,可以說是「業權分散」。市區最大的車主只擁有609輛的士,首10名車主也不過總共擁有1,945輛,僅佔市區的士總數12.8%。從這個數字來看,所謂大車主壟斷的士行業的論點似乎不成立。
然而,很多大車主營運車行,這些財雄勢大的車行均營運的士買賣和為買的士的顧客代「上會」(即是做的士按揭),也有管理的士服務,所以對的士行業具有很大的影響力。在過去十多年,本地車行透過成立不同的商會以團結車主,並逐漸形成一股政治勢力,過往多次向政府施壓要求加價。雖然不少的士司機甚至司機工會反對,但始終勢力薄弱,其反對聲音總是被商會壓下來。
近年的士牌價飆升(附表),只在2008年金融海嘯爆發期間曾一度急挫。但在美國聯儲局將美息下調至接近零水平和推出量化寬鬆後,市區和新界的士牌價即展開一個強勁升浪。加上2010年10月政府不容許內地人士以購買房產作為申請投資移民之用,驅使這類資金流入的士市場。同時,內地投資者也炒賣本地的士牌。根據報章報道,本地的士現時有大約兩成半的士牌由內地人擁有。
以市區的士牌價為例,在2012年第三季已升至670萬,較2008年的低位322萬高出接近1.1倍。2015年5月,的士牌價更高見725萬,創下歷史新高。現時市區和新界兩種的士的牌價分別為650萬元和535萬元,所有的士牌價的總值則是1,161億元。
過去六、七年,低息環境和大量熱錢流入香港,的確為的士牌價造就了一個理想的上升環境。但當牌價急升時,作為既得利益者的車主是有強大誘因來維持牌價處於高水平。如果大家有留意,2008年至今的士已經加價四次,加上今年年中的士商會又申請在年底前加價,這種頻密的加價次數不禁令市民相信車主是透過商會的勢力來支持牌價。
車行頻頻要求加價,誰是最大得益者呢?從正常的推論,司機應是最大的受惠者。然而,從2013年6月運房局交給立法會的討論文件來看,2011年7月的加價卻未為司機增加收入,反而在加價後的21個月期間(2011年7月至2013年3月),租車司機和車主司機的每月平均實質淨收入(剔除通脹影響)竟然下降。例如市區租車司機的每月平均實質淨收入下跌10.1%,而市區出租車主的每月平均實質淨收入卻上升了1.29%。
這份討論文件最令筆者難忘的是司機的低收入情況。以租車司機為例,市區、新界和大嶼山的三個地區的租車司機每月平均淨收入分別為11,675元、11,008元和9,934元。若以三人家庭計算,的士司機淨收入大約處於這類家庭的最低收入的10至15%(以2013年第1季政府統計處數據作比較),看來的士司機的收入真是微薄。

減低尋找成本

不少市民認為的士司機的低收入可以解釋為何的士行業的服務差劣,從收入角度看,這肯定是一個重要理由。然而,大家也要考慮一個自我選擇(self-selection)的問題,因為多數的士司機是年紀大和學歷低的勞工,很難找到一份好工。如果一個的士司機學歷高禮貌好,他又怎會長期留在的士行業呢?筆者不是看不起的士司機,但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另一個因素是其收入的不穩定。的士司機從來沒法知道每天究竟會有多少乘客,這便是經濟學的收入不明朗(income uncertainty)問題。因此,為了增加收入,部份司機會選擇超速駕駛、拒載、兜路等非法手段去賺取更多收入。
近月,不少評論員提議容許Apps白牌車Uber在香港營運,以提升本地的士服務質素。筆者同意,一旦引入Uber在配對乘客和司機方面肯定大有改善。無奈,這同時會影響的士車主的利益,例如的士牌價和車租。以現時政府的低政治能量來分析,容許Uber落地香港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假若我們退而求其次,盡量鼓勵市民和的士司機多用的士Apps或電召的士服務,筆者相信這不但減低乘客和司機的尋找成本(search cost),亦加強的士的營運效率,而且更會令市民對的士行業的滿意度增加。以本地的士行業現況和政治環境,這是一個較能平衡各界利益的選擇。
http://acecentre.hk

關焯照
經濟學家、冠域商業及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