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09月08日

天朝主義的蔓延
(自由撰稿人 許驥) - 許驥

自從民族國家的概念興起,運動比賽已非純粹的體育賽事那麼簡單,很多時候亦加入了身份認同的元素。資料圖片

我出生在1985年5月19日,所有中港球迷,都會記得這個日子。因為這是香港隊第一次在世界盃外圍賽戰勝中國隊的日子,更導致本來出線在望的中國隊功虧一簣,無緣世界盃。那次,也是香港身份認同得到強化的比賽——《中英聯合聲明》已簽,香港確定在九七回歸中國,港人的「中國人」意識進一步強化。所以,當香港隊遭遇中國隊時,就是一次選邊站的抉擇。而是次9月3日的世界盃外圍賽,中港足球再次大戰,情況也是類似。結果香港隊零比零和中國隊,令香港人歡欣雀躍。彷彿區區香港,擋住了「天朝」。
足球,乃至所有體育運動發展到近代,都已經不是純粹的體育賽事這麼簡單。自從歐洲民族國家概念興起,這種觀念延伸到體育領域,無論奧運會、世界盃抑或其他國際賽事,多把一個國家作為一個單位或一個代表隊。但是,世界那麼大,總會出現一些尷尬的存在。譬如南北韓,同一民族割裂成兩個意識形態截然不同的國家,賽場相遇時就很糾結。其實我們的情況更加複雜,兩岸四地從民族上論都是華人,語言文字相同,但說到國家主權則尚存在爭議,至於身份認同的光譜更是千差萬別,於是大家狹路相逢,究竟是該站在「大認同」一邊,還是站在「小認同」一邊呢?體育遇上政治,就顯得特別無奈,有時甚至搞笑。我就曾聽過一個台南的小朋友問大人:「為甚麼台南人要代表中華台北參賽?」

把自己當成強權一分子

香港隊這次只是和了中國隊,假如是又贏了呢?這場比賽的日期也很巧,正好是九三大閱兵當天,上午習近平正接受萬邦來朝,假如晚上一個南方「藩屬國」來搗亂,那也未免太不識相了。君不見,大量香港藝人在大閱兵當天爭先恐後向祖國表忠心?而台灣藝人范瑋琪只是因為大閱兵當天沒有向祖國致敬,卻在微博上貼出自己孩子的照片來「晒幸福」,就被大陸網民圍攻。
在此想強調的是,這些都並非政府行為,他們只是自動地站到了「中國天朝主義」那一邊,把自己當成強權的一分子,隨時可以居高臨下霸凌弱小族群。在那一刻,他們會完全忘記自己其實不過是強權軀體中微不足道的蠕蟲。
不誇張地說,足球如同文明化的「戰爭」,大家制訂規則,在規則內拼出輸贏。在這當中,完全可看出中國人的國民性。魯迅早就給中國人下了定義,認為他們是「獸性」與「羊性」的綜合:「他們是羊,同時也是凶獸;但遇見比他更凶的凶獸時便現羊樣,遇見比他更弱的羊時便現凶獸樣。」
說實話,許多香港人和所謂中國人難道不是一樣的嗎?見到阿爺,不見得敢真的反抗,而當他們面前站了新移民、遊客、雙非等弱勢群體的時候,就耀武揚威。假如這樣的話,香港人就還沒有擺脫中國人的國民劣根性。

許驥
自由撰稿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